欢迎您的到来!
黄历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娇艳江湖 >>> 娇艳江湖目录>>>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王夫人篇】娇媚爱潮
背景色: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娇艳江湖 正文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王夫人篇】娇媚爱潮

书名:娇艳江湖  作者:茶叶面包 txt下载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王夫人篇】娇媚爱潮来源:http://www.23m.me/txt/14427/455821.html
      杨皓承怒目的时候,爆起的精光,可以让王夫人死一百次!

    “夫君,你没事吧!”阿朱扑上来,抚摸着他被刀所刺的胸膛。只见上面丝毫无伤,不由惊讶的看着他,道:“夫君,你这是……”

    杨皓承道:“我一早就练成了刀枪不入,这区区破刀能奈我何?”

    “没事就好!夫君,刚才真的吓死贱妾了!”阿朱幽幽的道。

    杨皓承推开阿朱,面对着王夫人怒吼的说道:“恶毒的女人,你想杀了我!信不信我杀了你?!”

    看得出,他盛怒并未完全的退却,而且更加猛烈的燃烧了。

    王夫人躺的地上早,哆嗦了一下,突然狂喷了一口鲜血!

    “娘,你怎么了?”王语嫣突然扑了上来!

    杨皓承突然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按理说,自己那一股气劲虽强,可是也没有强到要王夫人致命的程度。而且王夫人此刻喷出的血居然是黑色的,而且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臊味道……

    这哪里是受内伤,显然就是中毒的迹象!

    王语嫣见母亲重伤,惊讶的道:“娘,你怎么了?”转而怒目瞪着杨皓承道:“杨皓承,是不是你用卑鄙的手段,把我娘亲害成这样?”

    “我!”杨皓承面对王语嫣的质问,一时也傻愣住了。他还能说什么,即使不是自己下的毒手,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是再能辩,也是枉然!

    王夫人脸色苍白,吃力的摇摇头,扯住女儿道:“语嫣,不关他的事情,让他们走吧!”

    王语嫣饱满泪水,哭泣的道:“娘,这是怎么回事?”

    王夫人看着被自己撞得凹下的墙体,喃喃的道:“是……是刚才的毒针!”

    杨皓承望向墙体凹洞,原来刚才王夫人向自己发射的毒针正好刺在墙上,而王夫人正不巧撞在了插有毒针的墙上,毒针反刺入王夫人的体内。

    “那……解药呢?娘,快把解药拿出来啊!”王语嫣急道。

    王夫人摇摇头,道:“别傻了,曼陀毒针,世上根本无药可解!”

    “啊!?”众人大惊,万万没有想到王夫人竟然如此的毒辣,对杨皓承所施布的竟是无药可解的毒针,分明就是要致他于死地。可是没有想到天意弄人,竟然让她自己饱尝了这毒针的滋味。

    正是一报还一报!

    王语嫣抱起王夫人的躯体哭泣的道:“不会的,娘,你不会有事的!”

    王夫人幽幽的道:“语嫣,娘不行了,希望你……你以后……能照顾好自己……”

    “不,不会的!娘,你一定会没事的!”王语嫣说着,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如果你们相信我,请把她交给我,我可以确保她平安无事!”杨皓承突然站出来淡淡的道。

    “你?!”王语嫣惊讶的看着杨皓承,道:“你可以救活我母亲!?”

    杨皓承道:“我曾经用过这个方法救过很多人的性命,我相信你母亲也不例外!”

    王夫人眼中露过一丝希望,她不知道杨皓承是否真的有办法,面对死亡,人都会有莫名的恐惧!

    王语嫣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可是这个关头,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微微的道:“希望你真的可以把我娘亲救活!”

    “房间在哪里?”说着,杨皓承已经抱着王夫人在王语嫣的带领下步入房间,轻轻将她放到床上。

    “你们出去,没有我的吩咐,请不要轻易进来!”杨皓承说着,把王语嫣她们都请了出去。

    王语嫣刚走,杨皓承就在房间内布下了禁制,他生怕一会儿王夫人的春叫喊会把整个曼陀罗山庄的人都引过来!

    此刻,王夫人殷红的娇颜上布着一层苦楚,由此可知她所中的毒实在不浅!

    杨皓承道:“夫人,恕杨某得罪了!”说着,便伸手去解王夫人身上的衣服!

    王夫人大惊,道:“你要做什么?”

    杨皓承淡淡的道:“不瞒夫人你说,你所中之毒,实在天下无药可解,只有通过男女双修大法将毒引出,方能救你一命!”

    王夫人颤抖的啐道:“无耻!既然连我这个快要死的人你都不放过。你这些话,也只能骗骗那些姑娘罢了!”

    杨皓承不鸟的道:“你若不相信,就咬舌自尽吧,反正这世上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王夫人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无力,良久嘴硬道:“我为何要自尽,你走,给我出去,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安静的死去……”

    杨皓承非但没有离开,反而慢慢褪去衣衫,道:“我出去?除非你把我的腿给打断了!佛祖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现在是救你,你误解我,我能理解。因为象我这样的好人,经常被人误解,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

    王夫人紧闭凤目,满脸红云。面对如此的厚脸皮的人,她还能说什么?

    杨皓承看着她羞涩的表情,故意刺激她的心里,冷笑的道:“夫人,又不是没见过,干嘛怕羞?”

    王夫人银牙暗咬,似乎打定主意不理杨皓承,可是她体内的毒素却在扩散,她深知,如果照此发展下去,自己决不会活过两个时辰。

    杨皓承已经全身赤裸,正色道:“你不配合我,如何施展男女双修大法?”

    王夫人长长的睫毛不住颤动,犹豫是否要睁开眼。杨皓承又道:“你真不想活,我可就走了!”

    王夫人听他要走,心里对于生还抱有一线生机,猛的睁开眼来,顿时脸如红布。她万万没有想到杨皓承竟然已经脱的一丝不挂,身下巨物意气风发,但还未尽展雄姿,却已经是紫光流转,晶莹剔透。实在是世上难得一见的旷世宝贝,不知道多少女人为之痴迷!

    “你……无耻!”王夫人嘴里啐骂着,可是心里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冲动,自她的丹田之上熊熊燃起!就是当年初恋遇上段正淳,她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王夫人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眼前这个男人并不让她心恨,只是恨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报应?

    王夫人无奈哼了一声闭上了眼,杨皓承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压上她柔软的身子,她不由惊呼一声。

    杨皓承微微的道:“现在我就传给你男女双修大法,时间紧迫,我只说一遍,希望你能记住,我可不想真的让自己奸尸……”

    “你……”王夫人俏脸晕红,想到杨皓承说出这样的话来,啐呸了一声,神态甚是娇媚。

    杨皓承心中大荡,强吻上她的樱桃小嘴,王夫人左右闪避,却因穴道被制幅度不大,杨皓承只小心不被她咬着,终饱尝了一番吹气如兰的小嘴。

    杨皓承离开她的樱唇,王夫人一副泫然若泣的黯然模样,杨皓承翻下她动人的娇躯,认真地在她耳边传授男女双修大法的口诀!

    王夫人想拒绝,可是一听杨皓承传授的那些口诀,的确就是无比精深的大法,不由惊讶的起来!

    良久,杨皓承才传授完毕,深呼吸的道:“你都听明白了吗?”

    王夫人知道他是有心救自己,不由霞飞双靥,嘴里却强硬的恨声道:“我才不稀罕!”

    杨皓承有趣的看着她晕红的脸,柔声道:“如果你这样说,实在是太伤我的心了。我知道你心里爱着段正淳,可是他这样一个男人值得你爱一辈子吗?我不瞒你说,段正淳的老婆刀白凤,情人秦红棉、甘宝宝现在都是我老婆。她们曾经都把段正淳市委一生所爱,可是现在呢,都只爱我一人。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我给了她们作为女人的最大幸福,或许你看不起我,认为我卑鄙无耻,可是我还是要说,女人一生不是需要仇恨,而是需要男人的呵护,而这正是我所能给到你的。一会我救了你之后,无论是你对我是憎恨还是感激,我都要告诉你,其实我很欣赏你,而且要照顾你!”

    王夫人的心被杨皓承的话一次次的击中,一阵阵的荡漾激起,她幽幽的道:“你不明白,爱一个人有多深,岂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

    杨皓承摇摇头,道:“其实你们才没有明白爱是什么?爱一个人,难道就要这样一辈子的等下去吗?你想过他爱你吗?如果他真的爱你,就算放弃王位放弃他的子民,背叛祖宗也会娶你!如果你认为是他妻子不让你入门,那你更加是大错特错了!你已浪费了二十年,难道你还要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继续浪费光阴为他守活寡!”

    王夫人气的又闭上了眼,杨皓承看着她起伏有致的动人身躯叹道:“你虽然三十多了,但在我眼里,其实就像你女儿一样的娇艳动人……”

    王夫人哼道:“原来你一早对我起了色心……”

    杨皓承笑道:“孔子道,食色,性也。好色之心,人兼有之,难道欣赏你也是过错?每个人既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关键看你是否能把恶的那面控制好。我只是把自己心里的话表达了出来……”

    王夫人不屑地哼了一声,却没有言语,杨皓承轻轻抚摸她光滑的脸颊,忍不住亲了上去,王夫人拼命躲避,就是不让杨皓承遂意,道:“你让我凭什么相信你跟段正淳不是一样的角色?”

    杨皓承道:“如果我今天所说有半句谎言,就让我跟你一起死去……”他说着猛然把王夫人后背的毒针拔出,猛的扎入自己的体内!

    “啊?!”王夫人大惊,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杨皓承道:“现在你可以相信我了吧,如果没有双修大法,我们只能一起共赴黄泉……”

    “你……你何必这么傻!”王夫人喃喃的道,伸手把刺在他身上的毒针拔出!可是毒液已经侵入了他的体内……

    “因为爱一个人,就是为她死,我杨皓承也是心甘情愿!”杨皓承说着,紧紧的抱住她。

    王夫人一阵泪水如泉涌出,她的心,彻底的被眼前这个男人所征服,一个连死都可以不要的人,岂是段正淳能比的。杨皓承纵使只是一时贪图自己美色,可是就凭他现在这份真情,足以让自己为他肝脑涂地,因为这样至死不渝的爱,是她从未得到过的。

    爱情是伟大的,也是盲目的,更是疯狂的。

    既然是疯狂的爱情,就不会有理智可言。王夫人此刻就失去了理智。任由杨皓承轻轻的一遍又一遍的吻着她嫩若凝脂的脸颊、耳垂和粉颈。她的呼吸轻快起来,杨皓承再吻上丰润的红唇,这次她没有拼命躲闪,却也没有迎合。

    杨皓承用舌尖在她的唇间挑逗着她的舌头,一手抚上酥胸。

    王夫人浑身一颤,皱起了秀眉,杨皓承轻轻揉捏,隔着衣衫体会着她饱满乳峰那令人刻骨铭心的滑腻柔软,身心俱爽,舒服得几乎要呻吟出来。解开她的衣衫,褪去米黄色的小衣,圆润滑腻的酥胸展现在眼前,雪白的肌肤泛着层温玉般的光泽,半球形的丰满玉峰微微荡漾,殷红的葡萄似乎已肿胀挺立起来。

    杨皓承轻轻捻着了那两颗诱人的葡萄,她眉宇间甚是烦恼,喉间忍不住发出一声极其轻微的呻吟。他轻轻舔着她的耳垂柔声道:“夫人,从这一刻起,你就当我是你夫君吧!”

    王夫人伤感的道:“我可是想要你性命的人,我不……不配你!”

    “不,那已经过去!就像你以前所爱非人一样,这一刻,那些过往都成了云烟。我们有的只是美好的未来……”杨皓承说着转而更温柔的抚摸,并将一颗蓓蕾含入口中。

    王夫人“嘤”的一声,无限娇羞,杨皓承用舌尖在口中快速挑动,再用牙齿轻轻啮咬,她的神色烦恼无比,咬紧了牙不发出声音,那殷红的葡萄在杨皓承口中更加肿胀坚硬起来。杨皓承不失时机的把手从她的胸前缓缓下移,在肚脐上挑逗片刻,接着向下进入她的下裳。

    王夫人满面通红,拼命夹紧大腿。却始终不堪挑逗,只有拼命的忍住体内的冲动,无奈亵裤里早已潮湿一片。飞快的瞟了杨皓承一眼,见杨皓承正专心品尝她自己的玉峰,心中大荡,轻轻颤抖起来。

    杨皓承舒适的叹了口气,也不再与她多费口舌,缓缓将她淡绿的下裳褪下,把她的双腿拉到床外,让丰满的玉臀半个悬在床沿,分开雪白结实的双腿。

    杨皓承心中欲火狂升,王夫人桃腮晕红,鼻翼煽动,兀自沉醉于高潮的快感中,虽然闭着眼睛,却也艳光四射。

    “夫人,让我们一起双修吧!”

    “不,叫我莜酝!”

    杨皓承见她已经归心臣服,顿时欲望大炽,终于全身而进!

    “啊!”王夫人痛楚的一声嘶喊,眼泪冲出眼眶,幸福的泪水哗哗而下。

    杨皓承抱住她的螓首让她不能摆动,腰肢起伏,大力动作起来,王夫人舒服的“啊”了一声又一声,张开了嘴,杨皓承趁势吻上小嘴,舌尖伸了过去,身下兀自挺动不已。

    杨皓承在王夫人耳畔传音,二人慢慢静下心。按阴阳双修大法的运功路线运气。气行几周天,二人体内真气不停的运行。

    王夫人配合着施展大法中各种男女交合技巧,王夫人就在这各种交合姿势中疯狂发泄。每种姿势的转变都可将她推向肉欲的高峰。杨皓承自然也在其中享受到各姿势做带来的不同快感。不由让杨皓承佩服起创出此法的先人前辈。竟能创出如斯玄妙的心法令修行与享乐完美的结合。可谓人生快事末过于此。

    “啊,舒服,好舒服……”王夫人终在最后的畅快声中昏昏睡去。

    杨皓承再忍不住,储蓄已久的精元一下在王夫人的身体中爆发。

    花心受到巨大冲击的王夫人全身轻颤不已,再一次的狂泄而出,经过这么多次的狂泄,他们身体的毒素一早排除,现在排除的,是可以让王夫人生下几十个宝宝都行的精子!

    王夫人确是太累了,在杨皓承的冲击之下,口中喃喃几声后又昏睡过去。杨皓承只能紧紧的抱着她昏昏进入酣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