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
黄历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侠风清扬 >>> 大侠风清扬目录>>>第三章 慕容名雪颜如玉
背景色: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第三章 慕容名雪颜如玉

书名:大侠风清扬  作者:金庸新txt下载

第三章 慕容名雪颜如玉 来源:http://www.23m.me/txt/17/503.html
  两人奔出里许,清风拂面,沁人心脾。慕容雪芳魂渐定,忽然站住,道:“嚏,怎么是你?是你救了我?”言下大是不信。
  风清扬道:“我哪有这个本事,那时我魂都唬没了,叫都叫不出声来,其实那人不过是吓吓你而已,我怕他真的下毒手,便忙拉着你走了。”
  慕容雪信以为真,一跺脚道:“不行,我得回去找他,江南慕容家的人不是好欺负的。”
  风清扬忙道:“别,他这时早已走了,你便追了追不到。他就是知道你是慕容家的人才没敢下毒手。他是伯了你们慕容家,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万一追到他,把他打赢了,他岂非一点面子也没有,今后在江湖上怎么过活。你方才不就是让着他吗,索性让到底,也让世人见识见识江南慕容家的风采。”
  慕容雪其实怕极了阴阳秀才,所谓回去找场子云云,也不过是自壮胆气的话。偏生风清扬会帮衬凑趣,大灌迷汤,正是“干穿万穿、马屁不穿”,慕容雪虽明知不是这么回事,心中亦大感受用,登时喜气洋洋,面溢春花,倒像她方才真的手下留情,绘阴阳秀才个面子,又问道:“依你这么说,这次就便宜了他?”心下犹是忐忑不安。
  风清扬道:“是啊,这次你给足了地面子,日后他非在江湖上大大宣扬你慕容小姐的名头不可。”
  慕容雪这才放下心来,一撇嘴道:“谁希罕这个。”此时才发现自己一条雪白的膀子露在外面,风清扬正贼成中今地打量观赏,立时羞不可仰,一巴掌打过去,噶道:“都是你,都怪你。”
  风清扬正入神地看着她丰美的臂膀,不想她左手打人也是这等快捷,啪的一声打个正着,总算她心念风清扬大捧其场的好处,未用上内力,声音虽响,并不疼痛,风清扬被这一掌打得心中清凉,适才那些非非之想尽皆被打入九霄云外,暗骂自己该死,见慕容雪羞傀得两颊红胀,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甚感快意不去,忙挥袖将其臂膀遮住,他袖子宽大,倒是遮了个严严实实,只是如此一来,倒似被风清扬半搂着。
  慕容雪益发害羞,恼道:“这样子怎么成?”
  风清扬贴近她身旁,看着她滑若凝脂,肤白胜雪的秀颈,嗅着如檀如兰的香泽,心神微醒,道:“这附近又无成衣店,也只好这样了。那面有家酒楼,咱们先去吃饭,让小二去代买一套衣衫来。”慕容雪四下一望,果然没有估衣铺,成衣店之类,只得罢了。被风清扬半拥着走进酒楼,触到路人奇异惊讶的目光,羞得两颊飞红,芳心镣乱,如揣头小鹿般。
  掌柜的和店小二见二人兄妹不似兄妹,夫妻不像夫妻,神态怪异地走进来,均诧异之极,又见二人腰悬长剑,风采照人,不敢怠慢,强忍住笑将二人让至桌边坐下。
  慕容雪本就���扭之至,见小二贼忒兮兮地上下打量着,窃笑不止,娥眉倒竖,击桌道:
  “笑什么?再笑割你的舌头下来。”
  小二忙低头敛手,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道:“小人不敢。”浑身肌肉却颤个不停,心里笑的愈发很了,似是见到天下间滑稽不过的事儿,虽不想笑却又忍不住。
  慕容雪一怒欲起,可马上想到,这一站起非露出臂膀不可,只得坐着不动,风清扬那条袍袖像条链子般把两人拴在一起。回头一见风清扬的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羞怒弥增,叱道:“你也不是好东西。”
  风清扬心中得意,脸上一副冤沉海底的模样,叹道:“冤哉,冤乎哉也,姑娘若是觉得不便,在下拿开便是。”
  慕容雪一听,吓的花容失色,一把按住道:“你乖乖的别动。”心中怦怦乱跳。
  风清扬真也听话,不但未称开,手臂倒和她的臂膀靠在一处,贴得更紧。慕容雪明知他有揩油的意思,却也无可奈何,私心深处未始没有几分情愿,只是羞于睽睽众目罢了。
  风清扬抛出一片金叶子,笑道:“小二哥,麻烦你去给这位小姐买几套上等衣衫来,可要挑仔细了,挑得料子不好,或是不合体,一分赏钱也没有”
  掌柜的和小二登时笑容僵住,眼中放出贪婪的光芒。其时正当太平盛世,物价极低,一席上等的酒席亦不过几两银子,金子极少流通,掌柜的见这片金叶子足抵几百两银子,风情扬随手一掷,手面豪阔阔极。
  小二连声道,“那是,那是。”至于“那是”个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了,捧了金叶子,撒腿便跑,飞也似的转眼不见踪影。掌柜的不待吩咐,好酒好菜流水价摆将上来。风清扬偶尔充一次阔佬,方知钱之神威一至于斯,难怪白极煞星泼命地聚敛金银了。
  慕容雪被他贴越紧,已然半躺在他怀中了,嗅着他强烈的男子气息,心中如醉,四肢酸软,一丝力气也没有了,索性拉起他长长的袖头,遮住半边脸颊。
  风清扬起初不过是想开她的玩笑,准知愈陷愈深,欲拔不能,而今被她柔软的酮体偎靠着,不由得丹田火热。周身脉道中似有火苗蹿上蹿下,心中猛然憬觉,忙运起师传内功心法,镇慑无神,须臾遍体生凉,然而看着慕容雪半遮半掩,酝红的娇靥,丰姿怯怯地躺在自己怀中,实觉日日月月,岁岁年年永如此时方好。
  店小二风风火火地跑进来,风清扬一见,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出去。他让小二仔细挑选衣料,是让他多费些时间,谁知小二没理解他的意图,惟恐客人等得焦急,那份赏钱付诸流水,气都不喘,一溜烟地跑回来,街上的人还以为这间酒楼失火了呢。
  慕容雪一见衣服,精神一振,抬起身来,悄声问道:“小二,这里可有空闲房间?”
  小二忙道:“有,有。”领二人到楼上的客房,把衣服放下,手上仍捧着一大堆银锭,蹑蹑懦懦道:“爷台,这,这是剩余的银两”
  风清扬手一摆,道:“都赏了你吧。”小二连声道谢,作揖不迭,躬身退了出去。
  慕容雪道:“喂,你转过身去,我换衣服时,你可不许偷看,不然挖你眼珠出来。”口中虽凶霸霸的,一双妙目秋波流转,笑意盎然。
  风清扬本想说:“你挖我眼珠我也要看。”可这调笑之语终究难以出口,忙转过身来,听着慕容雪换衣服时唏淅簌簌的声响,心脏竟尔怦怦地似要跳将出来,颈子更如灌了铅般僵硬,只感又酸又痛。此时若要他转动脖颈,便砍了头也不能。
  慕容雪匆匆将衣服换好,见他如木人般僵立那里,连手足头发都纹丝不动,不觉好笑,伸指弹一弹他脑袋道:“好了,转过来吧。”
  风清扬摹然问一激灵,如受重击般,慕容雪咯咯笑道:“看你怕成这副样子,我还能吃你不成。”风清扬转过身来,眼前一亮,摹容雪换上新衣后更增娇艳,娥娜秀美,飘逸若仙。
  慕容雪见他盯着自己,神魂不属的样子,大是得意,拍拍他肩膀道:“看不出你这小贼倒是个诚实君子,只是这眼光贼忒兮兮的,习气难改。”
  风清扬素来调悦不群,自己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嗓子眼儿发千,半天才勉强笑道:
  “这叫盗亦有道”眼神却从她身上移开了。
  慕容雪娇笑道:“好,乖乖的听话,姐姐疼你。”
  风清扬心中一酸,自师父一去之后,派中师兄们固然当凤凰捧着他,即使行走江湖,大家无不冲着他师父的面子,优礼有加,但这等亲热的话已是多年来第一次听到了,胸中隐隐作痛。
  两人走下楼去,掌柜的看在银子份上,早将冷的酒菜撤去,又重新上了一桌子,两人浅斟慢饮,慕容雪反客为主,兴致弥高,为风清扬添酒布菜,处处照拂,严若大姐姐的样子。
  问风清扬的名字,风清扬因自己在派中排行第九,便称“风九”。慕容雪听了,大加激赏,遂呼“九弟”不绝。风清扬直被她的热情攻得招架不逞,也惟有顺水推舟地称她为“雪姐”
  了。明知她小着自己几岁,却也不忍拂她一片盛情,权且颠而倒之,亦不为大过。
  此刻酒楼中食客甚多,见这一对姐弟叱三喝四,未免乍眼,但见两人衣衫光鲜,丰采俊雅,似是武林世家子弟。其时武林各派争雄,几大世家亦跃跃欲试;多遣子弟在江湖行走,一来增长见识,多些历练,二来也刺探江湖各派的消息,是以并不为奇。
  风清扬侧着半边脸望着窗外,惟恐有人认出他来,拆穿了西洋镜。好在他名气虽大,因忙于寻师,鲜少与江湖中人打交道,识得他的真还不多。
  忽然有人拍他一下,风清扬心中一颤,回头一看,是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一人大刺刺地道了“小兄弟,别处没位子了,我们哥俩在你这将就一下。”瞧他的神情,倒似皇帝老子驾临,给足了风清扬的面子,自己大受委屈的样子,自顾自地坐了下去。
  风清扬和慕容雪正四目交融,春光无限,眼睛中交流着别人固然不懂,他们自己也不懂,但心底里甜蜜温柔的话儿。摹地里被人打断,已然气恼。见这二人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样儿,更是恼上加恼,二人同时微微一笑,倏出一脚,悄无声息地将椅子踢开。
  这一脚火候拿捏得奇准,那二人屁股刚挨椅面,尚未坐实,臀下一空,说不得只有硬坐下去。砰的一声,二入同时结结实实坐在地面上。
  酒楼中人尽是武林豪客,暮睹此景,比之吃了一道上好大菜犹为过痛,轰然喝采叫好,口哨声此起彼伏,霎时间酒楼上热闹非凡,雅赛戏院子一般。
  这二人武功本来不弱,只是见风情扬二人年纪轻轻,显是刚出道的雏儿,丝毫未加防范,谁知面前这两位乃是两个小煞星,便不免着了道儿。
  这二人虎吼一声,齐地一跃,各出一掌,向风清扬和慕容雪击去,这二人掌心糙如石板,筋暴骨突,显是外家掌力不凡。风清扬持筷在手,向上一迎,那人陡然间面目曲张,仿佛看到了世间最可怕的事。自己掌心的劳宫穴正自行送到筷头上,倒似是自己与自己过不去,非要废了自己的掌功。但这一掌乃全力施为,身在半空,纵想撤掌也已不及,噗的一声轻响,筷子直透掌心而过。
  便在同时、攻向慕容雪的那人,不知怎地被容雪纤手一拂,掌势一转,回转来击在自己胸口,膨的一声,肥大的身躯飞将起来,越过两张桌面,摔在第三张桌台上,顿时盘儿共碗儿同响,汁儿与汤齐飞,溅了桌边人一身一脸。
  风清扬本欲出手替慕容雪接下那人,见慕容雪处理的犹为干净利落,丝毫不带烟火气,较之自己的独孤九剑,别具雍容闲雅的气度,大喝一声“好”,随手抓住即将扑落桌面这人的后腰,直抛向他的同伴处,一对难兄难弟便在一张桌面上叠起罗汉来。
  二入出手都是迅捷无伦,其问变化不过眨眼间事儿。周遭的武林豪客俱看得目瞪口呆,桥舌不下,实难相信世间会有这等匪夷所思的事,竟尔忘了喝采,只有风清扬那声叫好显得格外响亮。
  慕容雪娇笑道:“九弟,你这是老鼠上天平,自称启赞,没的叫人笑话。”
  风清扬笑道:“雪姐,小弟这是为你叫好,我那一下误打误撞,侥幸得很。”
  二人俱是不怕天塌地陷的人物,闯出这么大祸仍浑不在意,谈笑自若。
  这一干武林人物固不乏识货的行家,但风清扬和慕容雪所使的俱是绝世神功,独孤九剑已然无人识得,空闻其名,慕容雪所使的神功绝迹江湖二百年之久,连名字都无人的听过。
  此时速尔由二小施出,旁人自难看出端倪来,只觉得说不出的诡橘怪异。
  半晌,大厅中静寂如旷野,那一对难兄难弟连伤加恐惧,昏晕过去,此刻悠悠醒转,不禁呻吟出声,呼呼喘气,显是伤势很重,众人这才从震惊中醒悟过来,有几个认识那对兄弟的,忙上前为二人拔筷疗伤,中筷那人的掌功已然废了,另一人心肺震伤,纵有名医好药,也非调养个一年半载不可。
  忽听一人道:“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风兄弟,你可让我找得好苦啊。”
  风清扬闻声色变,循声一看,庄梦蝶施施然走了进来。瞧他精神奕奕,创伤大概已好了。经过那样一场生死之搏,他居然仍热情不减地称兄道弟,当真气度不凡。
  风清扬暗叫“糟糕”,他并非忌惮庄梦蝶的武功,而是怕身分暴露,可就不好玩了。一拉慕容雪的手,喝道:“快走。”两人飞身而起,越窗而逃。
  庄梦蝶不想他说走便走,以风清扬的性子,原本不该被人唬走的,不由得一怔,反身追出。
  风清扬一跃出窗子,两条杆棒扫到,有人喝道:“此路不通。”风清扬早知窗外必有埋伏,庄梦蝶工于心计。腹苟良丰,断不会无备而发,是以人在空中,长剑已然出鞘,一式“横扫千军”,两条杆棒齐断,随手两剑,将两人逐退,脚一点地,腾身又起,慕容雪尚不明就里,被他拉得如腾云驾雾般直飞出去。
  窗下埋伏的乃丐帮两位长老,专为阻拦风情扬从此路逃逸,不想风清扬猛虎出押般一轮猛攻,轻松逸去,但见一蓝一红两条人影如两溜烟般,霎时间已然不见踪影,便知追也枉然,只是心中诧异怎么又多出一位,视线尽处,却见庄梦蝶一路追将下去,衣袂飘飘,真如一支蝴蝶般轻盈快捷。
  几个起落下来,慕容雪便跟不上了,被风清扬拉得头晕脑涨,五脏翻腾,直欲作呕,大叫道:“喂,快停下,我难受得很。”
  风清扬速然止步,慕容雪犹被惯力带得身向前倾,凤清扬左手一伸,揽住她肩头,慕容雪顺势扑入他怀中,凤清扬感到她胸脯起伏甚剧,软绵绵地紧贴在自己胸上,秤怦的心跳声清晰可辨。
  便这一止步问,庄梦蝶悠悠然追了上来。风清扬也不禁倾服他内力深厚,如此疾驰,聚然如闲庭除步,步伐丝毫不乱,他得以位居丐帮长老之首,执掌一帮权柄,果非幸致。
  庄梦蝶见风清扬止步不逃,心下大宽,笑道:“凤兄弟,前日之事都怪我太过鲁莽,凡事好商量、只消将那件物事还与在下,敝帮上下均感大德,日后如有差遣,敝帮上下无不从命。何必抡刀动剑,伤了和气。”
  风清扬冷冷道:“庄兄,非是我不给你面子,兹事体大,我也不敢擅作主张,日后必到贵帮总舵,还你个公道如何”
  庄梦蝶笑容渐敛,森然道:“风兄弟,事别做绝了,好歹也要留点余地,愿你三思。”
  风清扬佛然道:“庄兄,是你们毫没来由找上我,又阴魂不散,死缠到底。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将出来,风某接着便是”
  慕容雪伏在风清扬怀中,心神刚刚宁定,便被庄梦蝶追至,羞的无地自容,伏在怀中不敢抬头。其实庄梦蝶心中除了风清扬怀中那本《葵花宝典》,”更无别物,而风情扬这等强敌委实难惹,即或胜了他也是后患无穷。若非那宝典诱惑力太强,绝非任何刁武之人所能抗拒,以他如此精明之人,断不会以丐帮存亡为代价挑此争端,是以对慕容雪的存在毫不理会。
  慕容雪听了一阵,寻思终不成总是这样子,没奈何抬起头来,见庄梦蝶脸上煞气大作,一副择人而噬的神情,她心中柔情正盛,雅不愿打打杀杀,大煞风景,悄声道:“九弟,你拿了他们什么物事,还给他便是,有甚紧要的。”
  风清扬苦笑不已,若非认定此物乃华山祖师所传之物,他早双手奉还了。虽然师父严令不得观看,但毕是自己派中物,说什么也不能在自己手中被人夺去,当下摇了摇头,意甚决绝。
  庄梦蝶长笑一声,摹地里揉身而上。风清扬胆子虽大,却不敢丝毫轻忽,待其身形方展,长剑出鞘,指向他胸膛。庄梦蝶对这柄神兵利刃着实忌惮,深知无论何物均难当其一割,身形一展,飘向左侧,一记“吭龙有悔”击出,却是击向慕容雪。
  慕容雪哪知这是天底下掌功第一,威猛无涛的降龙十八掌,举掌欲迎。风清扬喝道:
  “不可。”一揽她的纤腰,平平滑开三尺。庄梦蝶身形疾转,围着二人绕圈子,专向慕容雪身上招呼,那降龙十八掌何等的威力,风清扬亦不敢樱其正锋,二人飘闪连连,犹被掌力边风带得衣袂飘飞,脸上作痛。
  风清场喝道,“庄梦蝶,你用这等卑鄙手段,不怕天下英雄齿冷吗”
  庄梦蝶气得三尸神暴跳,这等自损身分的事他平日说什么也不肯用的,但单打独斗,他毫无胜算可言,为了那本《葵花宝典》,也唯有不择手段一途了,但如此打来自己也觉得脸红耳赤,羞辱不堪。万一传扬出去,自己十年苦积的江湖声威就一坠千丈了。牙根咬的咯咯响,一掌掌连续劈出,竟意欲置二人于死地了。
  风清扬步法、身法原较庄梦蝶高上一筹,但带着慕容雪,身形闪动不免迟滞些,又要处处防她被掌力伤着。情知只要被庄梦蝶一掌击实,纵然大罗金仙也难救活,分心之下,独孤九剑难以施展如意,反成了处处挨打的局面。
  风清扬愈打愈是心惊,见庄梦蝶掌力一掌猛逾一掌,一掌快似一掌,稍一不慎,自己和慕容雪当真要毁于他掌下。急中生智,左臂一运内力,喝道:“起”,慕容雪如弹刃般激向半空中,风清扬借力一转,已然避开掌力正面,刷的一剑刺向庄梦蝶咽喉。
  庄梦蝶不防他出此破釜沉舟之策,脱出自己掌力之围,眼见利剑泛着蓝光倏然而至,躲闪不及,力贯左袖,向剑上拂去。
  风清扬激怒出剑,眉发皆竖,这乾坤一击何等威猛,倚天剑又锋锐绝伦,庄梦蝶一式“流云铁袖”拂上,只将剑锋震偏三寸、剑势推进却也慢了须臾。刷的一声,倚天剑透袖而入、直刺庄梦蝶心房要害,他是打出真火,下手再不容情。
  庄梦蝶所争也正是这刹那间的时光,身子摹然后跃,右手一扬,一蓬蓝汪汪的暗器向半空中的慕容雪打去,喝道:“暗青子,有毒。”
  风清扬此时只消身形跟进,续发一剑,即可将庄梦蝶毙于剑下,但见慕容雪身在半空,”万难避开这些暗器,只得回剑一扫。倚天剑乃玄铁所铸,磁性极强,是各家各派暗器的克星,庄梦蝶打出的暗器俱被倚天剑吸住。
  风清扬见先着已失,不欲缠斗,腾身后跃,恰恰将慕容雪接住,回过倚天剑,就鼻一嗅,一股甜腥味儿;果然喂了剧毒,怒道:“庄梦蝶,你也是侠义道头面人物。手段卑鄙下流到这等田地,连暗青子都喂毒”
  庄梦蝶哈哈笑道:“风公子,好戏才开场,热闹的在后面呢,庄某就是要阴魂不散,不死不休地缠着你,手段卑鄙下流与否,我是全不顾了。你多留心点你的心上人。”他自知内力消耗过巨,此时已不是风清扬对于,抛下几句恐吓话,飘然而去。
  慕容雪目睹这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骇得面无人色人直至庄梦蝶离去,一颗心才放了下来,悄声道,“九弟,你怎地惹上这等厉害的对头”
  风清扬愤愤道:“厉害倒未必,不过仗着人多罢了。”又笑嘻嘻地道:“这些叫化子直是穷疯了,我不过偷偷他们一条狗腿吃,便这等穷追不舍。你有无兴致和他们玩上一玩。”
  慕容雪明知他是满口胡柴,她见闻虽少,却也知道丐帮庄梦蝶的名头,猜想他必是偷了丐帮极重要的宝物。说不定便是那枝绿玉法杖,才惹得人家如此穷追不舍。她不爱动脑,究竟是什么也懒得推想追问。提到玩字,兴致勃然,可一想到庄梦蝶那身出神入化,威猛无比的武功,不由得栗栗而危,殊不觉得好玩。
  风清扬见她兴致低落,便知她心有畏惧,笑道:“你若是怕了,先回家去,我一人与他们周旋一番,以后再去找你。”
  慕容雪心一急,抓住他手臂道:“哪个怕了,江南慕容家的人怕过谁来,你一人怎打得过他们,要死死在一处好了。”
  风清扬心中大喜,紧紧抓住她手道:“好,咱们便从这里闹起,一直闹到君山总舵,把他们丐帮搅得人仰马翻,七零八落。”
  慕容雪见他豪兴迸发,目空四海的神情,哑然失笑道:“也不知是哪个老贼调教出你这么胆大妄为的小贼来。”
  风清扬惊然变色道:“嘘,你骂我小贼不打紧,可万万骂不得我师父。若是被人听到了,这江湖上要杀你的没一万,也有八千,切记,切记!”
  慕容雪心下骇然,见他郑重无比,绝非顺嘴胡说,心中纳罕道:“你师父有什么了不起,左右不过时个贼罢了,我骂他一句,怎会有这么多人维护他?”心中参详不透,也就不想,又想,这“老贼”调教出这么可人的“小贼”来,着实不能尽混其功,且饶他不骂也就是了,当下心中释然。
  风清扬携着她手,沿一条僻静小径而行。慕容雪实不愿再见到那又凶又狠的庄梦蝶,惴惴问道:“九弟,咱们到哪里去寻他们?”
  风清扬笑道:“何必费心巴力找他们,他们自会送上门来。”
  慕容雪立时想起庄梦蝶临去时所说的“阴魂不散,不死不休”那句话,不禁毛骨惊然,依傍在风情扬身边,方觉心安。
  两人携手漫游,山野间山花烂漫,花香袭人,小溪淙淙流水,叮叮哆哆清脆悦耳。两人不识路径,随意所之,不知不觉间一堵石壁迎面而至,两人走得意融情惬。险险撞了上去,不禁相视大笑,均感忘情之至,不免有些羞深。
  笑声未歇,石壁后传来两声闷哼,风清扬和慕容雪心下二凛,转过石壁,却见一条人影电光一闪般没人树林,地上两人口喷鲜血,已然毙命。看其服饰,乃是丐帮的六袋弟子。
  风清扬喝道:“是哪位朋友相助,请留步。”声震山谷,久久不绝,除了清风拂拂,林涛隐隐,却无半点口啊。
  慕容雪奇道:那人杀人与我们有甚相干,你为何说他帮助你?”
  风清扬道:“你看地上这两人,摆明了是隐身在此,一俟我们转过来,便偷袭下手,丐帮两名舵主,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角色,竞尔作出这等下三滥的勾当。”言语中既有几分鄙夷,复有几分惊诧。
  慕容雪凝神端瞧,果然一人单刀高举,另一人两手箕张,指缝问漏出一些蓝汪汪喂毒暗器,这二人显是于不知不觉间被人一举击毙,故尔姿态依然未变。她怒从心起,一脚把一具尸体踢翻,却不由得“啊”地惊叫出
  两人都愣怔住了,但见清风过处,那人背上衣衫如缤纷落叶片片飘飞,须臾现出一上硕大的掌痕,着掌处焦烂黑枯,如同木炭,随即便嗅到一股浓烈的火焦气味。
  风清扬对各门各派武学俱略有所知,却想不起哪家掌法具如斯神威,他把仰躺的那人衣衫撕开,却见胸膛处赫然一处焦黑的掌印,掌的纹理都清晰可见。风清扬心中之震骇无言可喻,丐帮这两名舵主也是江湖上一流好手,纵然少林方丈、武当掌教亲临,也绝无可能将二人一招击毙。况且这一掌从后心直透前胸,掌力之威猛较之降龙十八掌有过之而无不及。降龙十八掌不过将人打得筋断骨折,五脏碎裂,这一掌却已将人五脏六腑化为焦炭。
  慕容雪见他愣怔不语,对着两具死尸发呆,她可看不出这里的门道,只觉场面可怖,焦臭味又冲鼻欲呕,摆摆手道:“九弟,快些去吧,这里的气味让人受不了。”
  风清扬几日间迭遇高手,较之几年里行走江湖所遇的尤多,这位见影不见人的高人更是了得,功力之高绝直是闻所未闻,一向沉寂的西北道上何以忽然间热闹起来,他百思不得其解,听慕容雪这么说,便和她向山下走去
  转过石壁,两人又是一惊,只见光滑的石壁上有几个大字“身处险境,小心,小心!”
  银钩铁划,入石三分,指力之刚劲更令人惊骇,风清扬心中所惊倒非此人的指力,而是此人的身手,竟在自己身后飓尺之地在壁上刻字,而自己居然不觉,他苦练听风辨器之术,耳力之强几可代目,难怪丐帮两名舵主一招之间毙命了。倘若此人意图对自己不利,他不禁背后生冷汗,不敢想下去了。虽明知此人为自己除敌示警,似是不存敌意,但想到此人如鬼魅的行径,依然心骇不已,此时方知自己的武功实是未臻上乘,心下不免有些沮丧。
  慕容雪笑道:“咦,这人和咱们捉起迷藏来,咱们到石壁后看看,他或许又在那面写字玩呢。”
  风清扬苦笑道:“人早已去远了,咱们下山找找看看着她天真烂漫,满脸稚气的样子,忽然意识到想保护她,也绝非易事,心中忧虑更甚。
  两人一路下山,倒是风平草静,慕容雪四下寻找那‘捉迷藏”的人,然而空空寂寂,除了几只归巢倦鸟,半个人影都不见。慕容雪悻悻然颇为不快,风清扬哄了半晌,才令她笑颜重开。
  到得山底;已是日落黄昏之时,远处炊烟四想:薄薄的雾霜含笼大地。鸟鸣鸦噪声中,只觉天地间更为静秘。
  迎面几个丐帮中人走来,风清扬眼尖,虽是暮色苍茫中,仍在百米之外便即发现,一拉慕容雪,闪身隐入齐腰深的草丛中、
  慕容雪不明就里,问道:“你这是做甚”
  风清扬嘘道:“别作声,有人来了,咱们与他们捉捉迷藏,别让他们发现了。”
  慕容雪一听,心下喜甚,屏息敛身,睁圆了凤眼向外瞅去,几名花子步声杂沓,须臾而至,一人道:“咦,我方才好像看见两个人影,怎么一眨眼不见了”
  另一人笑道:”二秃子,你是他妈的让人打晕了,这会儿还眼睛冒花儿呢。”二秃子怒道:“你奶奶的比老子强吗?还不是一样儿在地上挺尸。”
  一个苍老的声音喝道:“都别吵了,什么风光有脸面的事呢,传扬出去没的叫人笑掉了大牙。”过了片刻又道:“此事着实邪门,青天白日里撞见鬼了,几个大活人一下子都头晕眼黑,迷乎过去,庄长老让咱们接应陈舵主和程舵主,但愿他们二位别出什么事才好,咱们来迟了两个多时辰,若是出了事,大家都别想好过。”
  一名花子道:“李舵主,您老人家是多费心思了,哪能好好的都撞见鬼了。陈舵主的三十六式太极刀,程舵主那一手满天花雨,还有不手到擒来之理。这两位老人家什么事失过手,对付这两个雏儿,实在是大才小用了。”
  那名李舵主哼道:“你晓得什么,那女娃子固然算不了什么,可那小贼着实了得,庄长老乃咱们丐帮第一硬把子,几次下手都未奏功,连打狗阵法都困不住他。若不是他鬼迷了心窍,不过在哪拐来个女娃子,要向他下手还真不易。”
  风清扬向慕容雪眨了眨眼睛,慕容雪见他神情古怪,伸手欲打,风清扬一把握住,另一手指放在嘴边示意。慕容雪强压住气,小手也不抽回来,任他握着,心中却在想着如何整治这些花子的妙招。
  一人嘻嘻笑道:“那小贼招子倒是蛮亮的,”拐来的小妞美极了,老子一见浑身痒的不得了,比翠香楼那些小婊子可有味多了,我要是能与她睡上一觉,马上下十八层地狱也心甘情愿。”
  另一人笑道:“你这是獭蛤螟想吃天鹅肉,想谁不想,可那小姐早在程舵主的毒针下化成血水了。”
  慕容雪一怒欲出,风清扬急忙揽住,伸手捂住她嘴,防她骂出声来,在她左手心写道:
  “待会儿我给你出气。”慕容雪被他抱得甚紧,虽然明白了他的用意,手心却被他搔的痒痒的,想笑又笑不出,说不出的难受,另一支手在他身上狠拧了一把,风清扬吃痛不过,险险叫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