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
黄历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英雄志 >>> 英雄志目录>>>第六章 永不服输
背景色: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第十六卷 业火魔刀

第六章 永不服输

书名:英雄志  作者:孙晓txt下载

第六章 永不服输来源:http://www.23m.me/txt/22803/951702.html
          这是很特别的一天,苏颖超本已与漠北宗师打成平局,谁知却在同一日,华山少侠也见识了天外之天,那“人上之人”已达武术极境,以超越想像的能耐连破玄关,那身武功震惊了苏颖超,如果娟儿没有赶来,谁也不晓得胜负究竟会如何。

  练剑以来,不曾受过一分一毫的外伤,现下额头裂开了寸许长的伤口,嘴唇也肿起破损,这是生平头一回给人打伤,也是生平头一回包扎绷带,什么都是头一回……

  对琼芳来说,这也是很难得的一日,生平头一回被人轻蔑、被人恶狠狠地教训,回思宋公迈说话的嘴脸,琼芳心里就有气。

  回到了紫云轩,华山上下各自安歇,苏颖超与琼芳暖了一壶茶,怔怔对坐。

  黑衣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众口铄金,至今没人说得准。目下旗手卫官差大张旗鼓,四处搜捕嫌犯,阁揆何大人也差人过来致意,只是众人口惠实不至,连宋公迈也扛不起的重担,谁又敢贸然去管?胡正堂茫然呆傻,太医们也许有心推诿,也许功力不逮,总之他们推称无计可施。傻孩子还是傻孩子,惊弓之鸟还是惊弓之鸟,看来胡家老小只能自求多福了。

  大败亏输……黑衣人以超人武术威震京城,也凭着诡异的身份恫吓了中原耆宿,逼得众家武林高手噤若寒蝉。只是黑衣人没有料到一点,他的霸道惹恼了琼芳。这位姑娘或许一个人不能成事,可只要让她遇上了心爱的情郎,事情便会有所不同。

  在这悲苦的世间中,琼芳受过一些挫折,但这些挫折并未强悍到足使她惧怕怯步,相反的,黑衣人越是恐吓胡家老小,越会让她茁壮,就像是小小的种子,只要有情郎的照拂与支持,种子便能发芽长大,生出勇者的艳花灿果。

  琼芳有着热情与自信。无论那黑衣人是何方神圣,她都不在乎,这不单单为了胡志廉,而是为了她自己。她要告诉那群坏人,人间不是地狱,众生不该流泪,人生该是热情洋溢、欢笑不绝的喜乐天堂。救助胡家孩子,只是她想做的第一件事。不管事情多么艰难,在她也是甘之如饴。

  “超哥,我们出去走走。”

  琼芳仰望着她的依靠,紧紧抱住了苏颖超,情侣手牵着手,一同走入满是霜雪的院中。

  雪势已停,藉着天光望去,屋外积雪盈尺,树头枝桠银白一片,深夜中四下无人,两人缓缓踱步,紧紧依偎。琼芳默默望着情郎,忽道:“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敢做。”

  苏颖超轻轻叹了口气,他望着满天星光,任凭雪花飘落掌中。琼芳见他有些郁闷,可别是给宋公迈唬了,她大眼溜溜一转,眼看地下积雪颇厚,拍手便道:“好啦,先别理这些烦人事!我们来堆雪人玩儿!”不待苏颖超说话,自行捧厚实白雪,堆到面前,三两下便拱了个雪堡出来。琼芳忽道:“还记得么?上回咱俩堆雪人是什么时候?”

  苏颖超并未回话,心中却满含浅菱。

  当年华山上大雪纷飞,苏颖超这位少年掌门苦练剑法不成,烦恼之余,别无消遣,便自行奔入后山逃避,堆了一个又一个雪人出来。哪知深夜之间,无独有偶,居然遇上了另一个烦恼啼哭的丫头,也在那儿闷闷地积堆雪人,那便是眼前这位女扮男装的俏姑娘了。

  这两人青梅竹马,一个是天才剑客,一个是玉雪阁主,乃是天生的金童玉女,二人在星空下含笑相对,便让紫云轩后院生出诗情画意。琼芳捧了白雪过去,笑道:“换你堆了。”

  苏颖超伸手接过,默默无语间,只是眼望琼芳。只见她含笑叉腰,道:“怎么了?不会堆了?”苏颖超哈哈一笑,忽也起了童心。两人你加一堆,我捧一团,将那雪堡越堆越高,不多时,便已堆了个雪人出来。

  苏颖超捡来枯枝,往那雪人头上一插,做了个鼻子。他左手搂着爱侣,右手指着雪人,打趣道:“瞧,这雪人气鼓鼓地,模样好凶,你说像不像哲尔丹?”琼芳哦了一声,道:“我倒觉得它傻不隆冬,挺似宋通明的。”说着拿了颗石子,往雪人嘴里一塞,道:“吃大蒜。”

  两人互望一眼,想起宋少主���口酒、一口蒜的凶暴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大功告成,两人相视相依,内心万缕情丝,当下凑头近靠,在对方唇上轻轻吻了一吻。眼见苏颖超嘴唇兀自肿着,琼芳取帕裹入白雪,替他冰敷止伤。

  琼芳微笑道:“超哥,你怕么?”苏颖超微微一笑,道:“怕什么?怕你么?”

  琼芳听他装傻,登时不依,当下摘了网巾,使劲甩了甩一头秀发,媚声道:“超哥,当年我换上男装的时候,心里就发了誓,只要受到了委屈,我一定打回去。”说着凝视苏颖超,淡淡地道:“这你应该知道的。”苏颖超搂住她的纤腰,柔声道:“又想你爹爹了么?”

  琼芳无语,只从雪泥里脸掘黑土,替那雪人画眉做嘴,须臾间雪人浓眉下弯,笑呵呵地成了个弥勒佛。苏颖超低声道:“芳妹,爷爷老了,再多的仙丹妙药也不能让他返老还童,现下很多事情都要靠你了。你得学着退让。懂么?”话声未毕,便听琼芳大声道:“我偏不要!”她见苏颖超脸色一颤,忙趴到他背后,秀发散在情郎身上,幽幽说道:“对不起!我不是要凶你。只是我觉得……我们不能让这些坏蛋嚣张下去,你说是不是……”

  苏颖超低头一笑,却没打话。他拿起地下的松子把玩,过得半晌,方才启齿道:“芳妹,有件事情,我一直没告诉你。”苏颖超平日笑吟吟地胸有成竹,甚少露出为难容情。琼芳陡见了这幅欲言又上的神气,心下自是一凛,她有意掉转话头,便朝他胳肢窝呵了呵痒,取笑道:“有事瞒我?可是你和哪家姑娘相好,却来哄我骗我?”

  苏颖超一把抓住她的手,微微叹道:“芳妹,我很思念师父。”

  琼芳心下一凛,赶忙正襟危坐,不敢再胡闹了。苏颖超十六岁接下掌门,从此自习武艺,宁不凡虽是他的师父,师徒相处却不过几个寒暑,说来时日甚短。琼芳与他交往多年,自是熟知这些事情,当下嗯了一声,搂住了苏颖超的臂膀,在他脸上轻轻亲吻,说道:“宁老师是天下第一高手,长胜八百战,要是他还在,你便不会那么辛苦了。”

  苏颖超面露神往之色,叹到:“可不是么?师父打遍天下无敌手,生平不曾一败……那是何等豪气……“他把松球抛了抛,怔怔又道:“当年他与剑神对决,两人互问剑道真谛,那剑神说‘神剑如我,吾即剑神’,好生霸气,震住了满堂宾客。可咱师父却老老实实、平平淡淡地回了八个字……”琼芳打断了话,她接过松球,替苏颖超剥了几颗松子,送到他嘴里喂了。含笑便道:“你说了好几回啦,他说‘我就是剑,剑就是我’。吓得剑神脸都青了……”

  苏颖超静静地道:“剑神本来脸色就青,不是给谁吓得。”琼芳知道情郎见贤思齐,含笑便道:“别提这些往事了。你还那么年轻,总有一天也会是天下第一。”

  苏颖超微微苦笑,他抬眼起来,眺望夜空,脸色转为严肃。低声道:“芳妹,作为一个剑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剑,师父有,剑神也有。每个人都必须明白,他的剑是什么,他又为何练剑,这是剑客的第一关,也是最后的一关。”他手抚长剑,幽幽地道:“跨不过这关,别说是天下第一,恐怕连剑都练不下去了。”

  琼芳见他一脸沉郁,心里有些担忧,忙道:“宁老师告诉你答案了么?”

  苏颖超摇头道:“每个人的剑都不同,纵使师徒之亲,也不能瓜代。这个答案只能自己寻找。”他又捡了枚松球起来,轻轻抛了抛,叹道:“我至今练剑已有十二年,日夜沉思,我的剑是什么?我又为何练剑?我好几次以为自己找到了,可每到夜半无人、心头孤单之时,我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我还不能回答那个疑问……”琼芳柔声便问:“什么疑问?”

  华山掌门两手捧起长剑,抱入怀里,自问自答:“苏颖超,你为何练剑?你真喜欢练剑么?固然赢的感觉很好,可习练的路程好难熬,更别说是输的时候了。那么辛苦煎熬,你图的是什么?你死掉以后,你希望留什么东西下来?”琼芳知道情郎剑道造诣极高,如果能跨过这关,必入无上境界。当即柔声道:“不要勉强,许多事情慢慢想,总有融会贯通的一天。”

  苏颖超浑似不觉,他手握剑柄,怔怔又道:“有时累了、想要放弃了,可蓦然回首,赫然惊觉自己早已无路可走……不知何时,剑已是我的一切,逼着我不得不练它、不得不拜它……”说着说,眼中含泪,大眼灵气瞬间消灭,竟然变得黯然无光。他转望琼芳,低声道:“我一直有个感觉,师父找错传人了。”

  琼芳啊地一声,慌道:“你别胡思乱想,宁大侠是天下第一高手,他的眼光是不会错的。”

  苏颖超也没反驳,只是怔怔出神。过得半晌,忽道:“芳妹,你见过我师父么?”

  宁不凡最后一次露脸,乃是在封剑退隐大会上。琼芳今年不过二十来岁,当时更只是个小小女童,自是无缘赴会。她摇了摇头,道:“我福薄,无缘识荆,不然要能让这位祖师爷点拨一二,定有无限益处……唉,恨只恨自己年岁小,不能和豪杰并肩……”

  她拉拉杂杂地说了一大段,却听苏颖超轻轻一笑,打断了她:“那你可错了。如果你真想成为一个剑客,便不该认得师父。”琼芳不知他何出此言,一时樱口微张,无法接话。

  苏颖超淡淡一笑,将长剑放落,道:“与宁不凡生在一个年代,那是一种大不幸。”

  琼芳有些诧异,喃喃地道:“你……你这话是……”

  苏颖超叹道:“举个例吧,我那傅师叔剑法高超,说来也是一等一的名家,可惜他千对万对,却生错了时代。你且想想,在我师父面前,连剑神也不过是个庸才,更何况是我那傅师叔?师叔辛苦练了一辈子,剑道造诣极为深厚,可天下有了宁不凡,谁还在乎一个傅元影?最后只能籍籍无名地沦落到北京,替你爷爷办事……每回瞧见他,我心里都很难过……”

  玉清观豪杰辈出,赵老五、华山双怪都属上一代门人,青壮一代则有十八位师兄弟,同门虽多,但宁不凡武功超绝天下,其余门人难望项背,诸兄弟按着华山的祖宗规矩,艺成后便只能离开本门。那傅元影便是其中之一。直到前掌门退隐,诸大长老奉召返山,傅元影才携家带眷、千里迢迢回观,一连辅佐苏颖超数年之久。琼芳虽然熟悉这些事情,心里却怎么也没料到,那位温文儒雅的傅师范竟有这段心事。

  苏颖超叹了口气,缓缓起身,自行走到院中,他左手持剑,右手握柄,铿地一声大响,剑刃出鞘,迎向了无限繁星。他凝视自己的长剑,凛然道:“芳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剑,我也一样。我如果找不到自己的路子,我将什么都不是,连影子都不是。”

  雪花遍地,漫天星光陪伴着华山第十代掌门。只见他双手高举,剑柄贴额,持剑如持香。琼芳轻呼一声,心头不由怦怦跳着。她心里明白,情人要使出那招剑法,那号称武学极界的无上绝招。

  三达剑第二式,“仁剑震音扬”。号为前朝第一武学,至今无人跨越的武道玄关。

  在心上人的注视下,天才剑客使动了绝学,只见剑刃旋转如盘,掌心那点黏劲攸关成败,气不能过脸、力不可萦弱,须得体悟“仁”这一字,方能恰如其分。

  剑刃旋动奇快,却不闻分毫破空声响,腊月寒风吹拂,雪花渐落,轻轻坠上了仁剑光盘。

  飕地锐响破空,院子里生出了惊诧,哆地一声,飞出的长剑戳刺枯木,惊起了树洞里歇息的松鼠小兽。这一剑力道过猛,剑柄兀自震颤不休。

  这不是王道服人的招式,所以也不是天下第一守招……

  第十代掌门愕然坐倒,怔怔望着满天繁星。

  这不是仁剑,所以他彻头彻尾败给黑衣人,大挫败。

  琼芳从未见过情郎这般颓丧,一时心生不忍,低声道:“走了,咱们回房吧。”耳边传来温柔的呼唤,在琼芳的搀扶安慰下,苏颖超被迫起身,他脚步迟缓,左手攀在情人肩上,琼芳吻了吻他,让苏颖超靠在她的怀里。

  苏颖超微微苦笑,不过几步过去,喉头便已微微喘息。

  那响声不似叹息,也不像是啜泣,反倒像是……像是……

  呕!大口鲜血直喷出来,那是吐血声!

  在琼芳的尖叫声中,苏颖超的双膝再也撑不住身子的份量,咚地一声,已然跪倒在地。

  绷紧的弦已经断了,整整十一年的艰苦宿命,无止无尽地护卫“天下第一”的不败名衔,那超越年龄的沉重巨担,终于压垮了少年的双肩……

  从十六岁就接下了华山门户,失去了师父的少年,独自带领同门渡过乱世,在一场场惊涛骇浪中等待破茧而出的一天。如今他终于败了。

  鲜血从喉头冒出,喃喃无语,灯笼微光将苏颖超的身子晒在地下,成了沉默的黑影。

  影子不是真正的天才,也不是“天下第一”,败了第一回,就有第二回、第三回……当长胜不败中断之后,是否便要输个不停、从此兵败如山倒……

  面触尘埃,黑影与本人合而为一,成为一动不动的卑微石块。琼芳望着倒地不起的情郎,一时双手掩面,放声痛哭起来。

  傅元影把苏颖超抱了回来,让他卧床回力,琼芳虽也忙了一晚,但此刻仍强打精神,她手持棉花,坐在榻边,腻声道:“颖超,来,先擦药。”房门阖上了,夜深人静,别无旁人打扰,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方能止痛疗伤。只是苏颖超并无一句言语,听得叫唤,仅面向照壁,不曾转过身来。

  琼芳又唤了几声,却是声声唤不回,她紧泯下唇,痴痴望着苏颖超的背影。她不知该怎么办,她从未看过情郎这个模样。他本是从容大度、自信乐观的一个人,可现下他变得如此颓丧痛苦,连话都不和自己说……

  琼芳放落了棉花,眼角忽然湿润了。这一刻让她想到爷爷。

  当年爹爹病危之时,爷爷就如这般傻傻地坐着。他背对着自己,一动不动,彷如坐着的死人。悲苦往事重演,琼芳便如二十年前束手无策的自己,只能珠泪暗弹。

  华山门人围在病榻旁,眼见琼芳满面泪水,算盘怪大声便喝:“徒孙啊,人家琼小姐和你说话哪,你这是什么死样子?面壁思过么?”说着举脚上床,便要去踹,众人急忙拉开了。肥秤怪不知他得了什么怪病,忙劝道:“掌门徒孙莫发愁?你瞧那哲尔丹给人打得灰头土脸,什么宋通明、宗泽思巴,全都不堪一击,却只你一人守住最后关卡,嘿,谁才是魁星战五关的赢家,日后大伙儿不难明白了。”算盘怪哈哈大笑,喝道:“天下第一!便是这四个字!”

  算盘怪向来说话毫无遮拦,但此时却也不是胡言乱语,黑衣人所向无敌,下手奇重,无论是哲尔丹、宋通明、抑或是玉川子、宗泽思巴,汉蒙两国高手或脱臼、或中掌,无不落得重伤惨败的下场,却只有苏颖超守住最后的门户,击退黑衣人,保住了胡志廉的爱子正堂。如此功绩,自该大力宣扬一番。

  “大家出去!”众门人听得此言,无不愣住了,诸人回目望去,只见傅元影目光沉敛,手指门外,低声道:“你们先出去,让掌门独处一会儿。”陈得福素来干练,当即抢了上来,同两位师叔祖低声说话,自把两个老的引开了。

  门人一一离去,傅元影见琼芳兀自留在房中,他叹了口气,道:“小姐,你也必须出去。”琼芳慌道:“为……为什么?”傅元影眼眶微微一红,低声道:“因为他是一个剑士。”

  “剑士?”琼芳泪水涌出,霎时嘤咛一声,哭道:“我才不管什么剑!”小女儿的身影扑上了床,紧紧抱住她内心的依靠,悲声道:“颖超!望着我,和我说话,你不可以倒下去!不可以!”

  爹爹死掉的那一天,琼芳献出了女儿家的裙裳,她代替了爹爹,成为紫云轩的少阁主,从此也替爹爹担下爷爷的期待,让老人家满怀希望地活下去。如今为了最心爱的情郎,她不只可以扔下胭脂腮红,连最宝贵的性命,她也可以抛下……

  颖超,告诉我,你一定能够站起来……

  腊月初一的紫云轩,蒙蒙天光从窗格儿里映照进来,远处也传来阵阵爆竹声,天将黎明、年关不远,这一夜终于过完了。

  琼芳倒卧香闺,怔怔不语。

  在这一夜,自己熟知的情郎不见了。那个从容自信的青年剑侠已被打倒在地,再也爬不起身来。琼芳很久没哭了,自从接下紫云轩之后,她几乎没有掉过一滴泪。可今夜她着着实实哭了一场。

  好奇怪,这里还是北京城么?情郎可是堂堂的华山掌门、魁星战五关的最后主将,那胡志廉更是名满天下的进士榜眼,礼部赫赫有名的侍郎大人,怎么会沦落到束手无策的地步呢?

  琼芳的火气不断上涨,又恨又悲,讨厌这一刻,讨厌那种无奈、讨厌那种痛苦、讨厌那种束手无策的悲淳……

  “打回去!”

  轰地一声,桌子给掀翻过来,秋风扫落叶,桌上茶碗全都摔落在地,当啷啷,碎裂声开满一地。她意犹未尽,恣意刁蛮,登又踢破了衣柜,狠命将里头的儒巾衣裳全数扔出,霎时之间,寻出了一只大木箱。

  当朝第一权贵世家,珍藏着无数神器宝物,这只木箱装着爹爹传给她的遗物,也装着琼家的镇府之宝。

  漂亮的凤眼闪烁生光,琼芳蹲地俯身,从宝箱中拾起一柄神物。

  “怎么输掉的,咱们便怎么讨回来!”琼大小姐杏腮火红,望着寒气慑人的鸟铳。

  双管火枪,传于西域,后膛填装,乃是当今世上独一无二的连发枪,也是她十六岁生日收下的礼物。这柄火枪如要让宋公迈见了,定然惊得这老头跳将起来,因为枪柄上镶了两个最让他畏惧的镂金字儿,称作“江充”。

  这柄鸟铳正是前朝太师的随身佩枪,也是他唯一遗留人间的足迹。

  纤手翻开枪柄,填入双发火弹,她扬起火枪,咬牙切齿,准心对正窗外,血债必须血偿,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才是她的信条。

  此时琼芳只想不择手段,狠狠把黑衣人宰成十七八块,什么江湖规矩,武林教条,她才不想管。开枪射打、陷阱捕捉,无论用什么法子,总之她要抓住黑衣人。

  没有什么敢不敢,只要下定决心的事,她就一定办到,这便是少阁主琼芳的脾气。

  她不只有独生女的娇,还有一脉单传的专。这世上只有三个人管得动她,一个是爷爷,一个是姑姑,还一个是情郎。倒不是她怕这些人,而是她深爱这些人,她不愿挚爱们受到一点损伤。也是为此,只要能让情郎好转过来,她什么都愿意。

  把枪塞入腰带,正要掩上宝箱,忽然眼皮一眨,看到了箱底压着的另一样东西。

  “玉如意”。这是大户人家赏玩的吉祥闲物,或为玉器、或做漆器,平日执于掌上,示意身份显赫尊贵。这只玉如意,正是琼家先人所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回忆,纵使年岁轻如琼芳,也无例外。这只玉如意是爹爹的遗物,也是他在世时永不离手的宝贝,只因那是娘亲手赠给爹爹的。

  没有见过母亲,自己来到世上的时刻,母亲便死了,从此只有一幅仕女画像陪伴她,以及那捧着如意怔怔无语的爹爹。

  琼芳颤抖着双手,将那玉如意捧入怀里,忍不住泪如雨下。

  说来她不该哭,爹爹已经死去十多年了,有时候午夜梦回,她甚至想不起爹爹的样貌。但也许正是如此……她才更想哭……

  香闺门口传来叩门声响,琼芳收拾了泪水,把如意藏入了枕下,跟着打开了门。眼前这人面貌清隽,正是“雨枫先生”傅元影。

  琼芳心里挂记苏颖超,眼看傅元影面色凝重,忙问道:“颖超好些了么?”傅元影正要说话,忽见琼芳满面泪痕,又见满地碎瓷烂瓦,桌椅东翻西倒,好似打了一场大仗。

  他怔怔推想,便道:“大小姐,我们出去走走。”四下无人之时,傅元影一向称她“大小姐”,不管琼芳愿不愿意。久而久之,琼芳倒也习惯了。

  两人离房出门,那紫云轩位在京城近郊,占地广阔,傅元影却越走越远,穿门出户,居然朝城郊行去。此时犹在清晨,天候又寒,不见半个行人,琼芳实在按耐不住,登时抢上拦路,娇声道:“傅师范!到底颖超怎么了?”

  傅元影见大小姐满面焦急,便报以温颜微笑,道:“别着急,咱俩一会儿说得话儿很是要紧,万万不能给外人听,到旷野去。”此刻街上不见半个行人,傅元影尚且如此慎重,琼芳心下微微一凛,方才知晓事情非比寻常。

  一路行出,傅元影脚下渐渐加快,竟是运起了轻功,这位剑法师范虽不以轻功见长,但他年过五十,内力精湛,长力尤其稳剑琼芳急起直追,奔得面红耳赤,她一夜未睡,颇感困顿,偏生天色又昏沉,只得死熬着气力去追,开头几里尚能亦步亦趋,不旋踵便已坠后。

  数里过后,河水声声,放眼望去,面前白茫茫地一片冰霜水雾,全不见师范人影,琼芳奔跑之下,早已娇喘不止,她缓步回力,调匀呼吸,张嘴轻呼道:“傅师范,你在何处?”

  喊了几声,不见人影,心下正感纳闷,正待反身寻人,陡听刷地一声,身旁黑影闪过,风声呼啸,竟有一柄长剑直刺而来!琼芳心下大惊:“这是什么人?为何要埋伏在此?”

  天色阴霾,将那人的身影裹为雾蒙蒙的一团,霎时剑光闪动,连连抢招。琼芳急忙回身闪避,跟着铁扇使个战字诀,便向敌人攻去。那人变招也是奇快,长剑一让,避过了扇面,仍是直刺而来,分毫不见缓歇。对方功力沉稳,精明老辣,远在自己之上。琼芳不惊反笑,道:“师范,您同我闹着玩么?”

  她虽然点破了对方身份,那人却无缓手之意,琼芳恁也胆大,心中一存定见,当即凝立不动,任凭敌人朝自己杀来。长剑将到面前,性命大见危急,琼芳却摆出了大小姐的架子,分毫不闪,陡听那人喝道:“快使挥字诀!”

  这套“铁扇功”乃是琼家世传的武艺,分点、戳、刺、挥、扫、打、扑、提等十六字诀,外人无从得知,来人必是傅元影无疑。琼芳早已料到如此,心中便笑:“你要真杀了我,那算我认栽。”左手挥开了铁扇,一时火花四溅,扇面如盾,恰恰挡下了剑尖,跟着莲步近探,曼妙身影一个回动,扇柄点落,已然打向敌人。

  两人以快打快,那人不住喂招试探,琼芳也把一套扇法使得淋漓尽致,双方连过数十招,堪堪使到最后一招“秀凤戏凰”,忽觉手中铁扇僵住,扇骨竟给两指夹住了,当下收敛娥眉,抬首去望,果然眼前那位剑侠丹唇凤眉,五十多岁年纪,便是爷爷重金礼聘的家臣傅元影。

  苏颖超与黑衣人较量,本只受了些许轻伤,不似宋通明等人折腕断骨,但他不知为何,居然吐血倒下,昏迷不醒,这才让傅元影满心烦忧,把自己引到永定河旁。琼芳收回了铁扇,左手置在腰间,秀目回眸,含笑道:“傅师范,你险些打坏了我。不怕我回家找爷爷说么?”

  但见琼家小姐左手叉腰,星目彗眼,含媚带娇,虽着男装,却比寻常女子更加美艳。

  傅元影不敢多看她的丽色,当即还剑入鞘,咳道:“傅某失礼了。少阁主武功大进,不枉平日苦练勤修。国丈若是得知,必庆琼家后继有人。”

  琼芳轻摇铁扇,含笑道:“好个‘哄’字诀。”铁扇功点挑戳刺、挥扫洒旋,共分十六字诀,却无这个“哄”字,如此说话,自是说笑之意。

  冬日酷寒,永定河上冰雪漂荡,载沉载浮,有如冰川。两人站立河边,眼看傅元影抚须无语,颇见哂然,琼芳挂念苏颖超,便道:“师范,颖超究竟如何了,可以说了么?”

  傅元影不言不语,只从怀中取出一只木盒,交到琼芳手里。琼芳凝目去看,但见木漆斑旧,形状古朴,看得出年代久远,她心下微微一凛,已知盒里所藏物事必有重大来历。

  傅元影解释道:“当年我山前掌门不凡师兄封剑退隐,传下了两样要紧物事。”他伸手过来,打开木盒,露出了盒内的衬里。盒内置了本经书,另有颗泥丸,两样物事都给丝缎覆盖,极见慎重。傅元影取起经书,低声道:“华山三达剑古谱,这是第一样。”

  看那册子古境领常,正是玉清镇山之宝,“三达剑”原文古册。天下第一剑便在眼前。琼芳掩嘴惊呼,好奇之下,便想伸手去翻。傅元影向来精明,登时看破她的心思,当即微笑道:“小姐本是我山之人,便要翻看,也没什么。”琼芳眨了眨眼,甜甜一笑,却没伸手出去。当年两小无嫌猜,这居中搓和之功,却非傅元影莫属。说来便似两人的媒人一般。傅元影见她缩手,含笑便道:“大小姐,尽管翻,不打紧的。”

  琼芳脸泛红晕,摇了摇头,含羞道:“过完年再翻。”过年之后,自己便要嫁入苏家,届时苏颖超不只是华山掌门,也要成为紫云轩的男主人,而自己也算是华山门下的一员,倒时再来瞧个痛快,那也不嫌晚。

  傅元影不置可否,便把经书收了回去。琼芳见盒中还有一颗黝黑泥丸,模样粗陋之至,丹不似丹,药不似药,全无特出之处,她有些好奇,复感纳闷,便问道:“这又是什么?”

  傅元影将泥丸拿在手里,轻轻一笑,道:“这是苏掌门心里的依靠。”

  琼芳啊了一声,反问道:“依靠?”傅元影微微颔首,他拿起泥丸,道:“当年师兄退隐,临走前留下了一颗泥丸,说将来我山弟子要是遇上不能解决的事,便把这泥丸捏破,自能找到解决之道。”琼芳颇见惊奇,她虽与华山上下相熟,却也不知此事。

  傅元影道:“这十多年来,江湖门派屡屡倾轧,每回遇到练武不顺、同门不服之时,颖超都会独自走到旷野之中,拿着这颗泥丸沉思。”他把泥丸捧在掌心,低声又道:“颖超第一回拿出这颗泥丸,只有十七岁。那年他苦练智剑不成,只能避开门人,私下来到后山,我偷偷随着他,看他坐在山巅,捧着这颗泥丸,整整哭了一个多时辰。”

  琼芳惊道:“哭?颖超他会哭?我……我不相信……”

  傅元影微微一笑,道:“他是个好强的孩子。人前人后,一派从容,绝不显露半点心事。只是他怎么瞒,却都瞒不过我这个师叔。”

  当年宁不凡退隐,华山举派为之倾颓,着实销声匿迹了几年,事隔多时,好容易靠着苏颖超的“智剑”再次打响名号,固然可说宁不凡果然有识人之明,所托得人,但换句话说,苏颖超身上的担子也不是外人所能想像于万一。琼芳轻叹一声,点了点头,大起怜悯之意。

  傅元影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