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
黄历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星际学院 >>> 星际学院目录>>> 第四章
背景色: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第四章来源:http://www.23m.me/txt/22860/963500.html
  
    第四章

    这个冒牌货的功夫虽然还可以,但就算如此,几招之内便将云二十一杀掉却也不太可能,杀云二十一的人绝对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唇角的那丝微笑越来越明显,以至于竟洋溢了满脸。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蓝圣剑,虽然现在的我已经再也用不着,但这个是师父留给我的唯一纪念,就算不用,我也要将它带在身上,不能任由他人利用。冒牌货,我很快就会去找你的。

    至于为什么不现在就抢过来的原因则是我很想看看杀云二十一的神秘高手到底是何方神圣。

    ……

    一个带着银质面具的人对着刚从外回来的伪施翎云沉声喝道:“叫你不要随便出去,你怎么又不听。”

    伪施翎云不满的嚷嚷着:“反正是大半夜的,又没有人,怕什么。”看来还是不要将刚才的事说出来的好,否则又要换来一大通的碎碎念。

    “蓝圣皇朝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派人在暗中监视察看,若你不露面一直保持神秘,他们也许还会有所顾忌,暗中探访,你一旦被人摸清身份,立时便会招来杀身之祸。”

    伪施翎云几乎是吼着出声:“烦死了,我不干了,我不想继续装下去,一天到晚连门都不能去,我快被憋死了。”

    面具人冷哼一声:“如果你还想娶蛇族圣女的话,就乖乖的给我装下去。”要不是这里被自己安了消音器,就他这样吼叫,恐怕什么也不用瞒了。

    伪施翎云像泄了气的皮球般瘫在椅子里:“为什么你不自己装,反正他们相信的主要是这把蓝盛剑,长的不像也可以用易容器也可以搞定,干嘛还非要我来。”

    面具人精致的菱唇微微抿了起来:“你几乎没有一处像他,可有一样。”

    伪施翎云疑惑的问道:“哪一样?”

    面具人自顾自走到窗前,看向窗外景色,不再言语。

    伪施翎云叹了口气,嘟囔着趴到床上,每次问都不说话,哑巴了不成。

    面具人微微侧目看向已然熟睡的伪施翎云,他其实除了粗鲁点、鲁莽点、有点不听话外,是个很不错的孩子,可惜却被卷入这件事中,唉……最终也逃不过成为牺牲品的命运,这辈子做了糊涂鬼,希望下辈子你能变得聪明些。

    面具人转身走出门外,渐渐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

    既然要拿回蓝圣剑,自然是越快越好,我一路尾随着伪施翎云来到其居住的地方,其实这个地方云一早已报告给我,就算跟丢了,我依然可以找的到。不过,能让我跟丢的人,这世上确实有很多,可绝对不是他。

    房内还有别人,是个带着银质面具的家伙。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告诉我,他绝对不好惹,因此我只能选择离窗外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暂时栖身。运起耳力,却丝毫声音也听不到,也不知对方用了什么东西阻止声音外泄,想的到是周密。比起冒牌货这个粗心的家伙,那个面具人明显要高明的多,就算他不是幕后主使,恐怕也是个二把手级别的人物。

    房内的两个似乎在争吵什么,冒牌货好像有什么把柄握在对方手中,刚开始还跟个活蹦乱跳的爆龙虾,不到一会功夫,便成了被拔了毛的公鸡般,趴到床上没了言语,也许他假扮我是有苦衷也说不定吧。

    好在这个带着银质面具的家伙并没有让我等的太久,很快便从房间内退了出去。看其脚步轻盈,想来轻身功夫也有关很是不错,难道说云二十一的死与他有关,更确切的说是被他杀的不成,这个可能性的确要比二十一是被伪施翎云所杀要大很多。

    脚下在树上轻点,便如同箭矢一般悄无声息的斜射到窗户边上。这扇窗户在外观看来跟那种老式菱格窗没什么区别,不过是把窗纸换成了玻璃而已,甚至有一种轻推两下就会像豆腐一样容易碎掉的感觉,极不可靠的样子。可实际上,它十分的坚固牢靠,应该用败絮其外金玉其中来形容,四周与墙壁紧紧的连接在一起,仿佛是一体般悍不可分,在这种不能惊动他人的情况下,根本不好下手,这窗户似乎只能从内开,从外部是绝不好打开的,如果要硬来的话,恐怕也只有把这整个窗户轰个洞出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心中的火苗像竹节般一节一节的向上蹿,努力压制住心中的火焰,心中不断告诫着:施翎云

    ,你是个聪明人对不对!你是个成熟且理智又足智多谋的新一代绝世好男人对不对!怎么可以对这种程度的小菜上火对不对!我是天���,这种小事怎么可能难得住我。

    透过窗户向内看去,床上那个犹自睡的天塌不惊的家伙倒是睡的香甜,嘴角微微一勾,怎么把这个最简单也是最实用的法子给忘掉了,真是该打。

    当下也不再像个小偷似的撬人家的窗户,直接在上面敲了那么几下,刚好足够吵醒床上某头呼呼大睡的猪,却不会被外面其他人听见,咱要当就当那种明目张胆光明正大的小偷,那种偷鸡摸狗的小打小闹,怎么能适合我这种天才。自嘲的一笑,看来这小偷的等级似乎还不是一个档次,我这个小偷恐怕是要升级成为强盗了吧。

    床上的某猪果然很听话的醒了。傻乎乎的揉着眼睛,当看到笑得一脸灿烂的我时,立马便将本就不小的眼睛瞪得快要凸出来似的,嘴呈现惊讶过度的O字型,傻不拉叽的呆楞模样。心中不禁更加郁闷起来,真是有损我英俊潇洒的帅哥形象,到底是哪个混蛋,居然找这么个人来假扮我,真是眼光欠奉的厉害,莫非是老花眼或是青光眼不成。

    伪施翎云很快从惊讶中缓过神来,手脚利落的从床上爬起来跑到门旁向外看了看,这才来到窗前,将这扇看起来像块烂木头,其实却硬得跟能防弹似的窗户打开,瞪着我悄声怒道:“花渐落!你是怎找到这里来的?”

    我心情大好,轻盈得一个翻身进入房内,不顾他的阻拦,摸了摸小孩的头发笑着道:“真乖!”

    不理愣在那里的伪施翎云,径自走到桌前坐下,倒了杯茶喝了两口,刚才在外面冻那么半天,喝了那么多西北风,早就想暖暖胃了,一切都舒适之后,这才转头冲着早已濒临爆发边缘的伪施翎云笑了笑:“只要是我花渐落想找到的地方,就绝没找不到的。”我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慌,反正我又不是真正的花渐落,就算他想鄙视,也轮不到我身上。

    伪施翎云很不给面子的哼了一声,将窗户关好,在我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直接将我手中的茶杯夺过去,泄愤似的一饮而尽:“你来这里干什么?到底有什么企图?快说!否则你从哪里进来的,我就把你从哪里扔出去。”

    我笑着斜瞥着他,从新拿起一个茶杯倾满,眼珠连转,一个恶作剧的念头便涌上心头。

    眼睛紧盯着他,轻笑着反问:“你说我有什么企图呢?”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直到把伪施翎云盯得有些不自在后,这才勾了勾唇角,抿了口杯中清茶,这怎么能算是企图,蓝圣剑本就是我的,拿回来物归原主理所应当

    ,怎么可以用企图来形容,这两个字应该是我来问你们吧。

    伪施翎云蜜色的肌肤微微红了红,眼中愤怒的火焰几乎到了可以喷出来烧烤的程度:“我他妈的不喜欢这种事,你这个变态!”

    我无辜的挑了挑眉,像被别人冤枉的孩子一般看着他:“我说过什么吗,你千万不要误会。”心里却早已笑脱了过去。

    听到我这么说,伪施翎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道:“我还以为你,咳……呵呵……看来是我误会了,那你……”

    我努力将面部表情绷得直一些,将手按在伪施翎云肩膀上,将其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我身上后,十分严肃的看着他道:“其实今晚……我是来‘泡’你的。”其中那个“泡”字说的尤为严肃,就好像在跟他商量什么国家大事一般认真。

    伪施翎云有一阵时间的呆楞,那表情僵硬的傻样保持了约两秒钟,便像见到什么另他极为厌恶的物事一般将我的手从他肩上拍了下去。心里叹了口气,为什么这种表情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我英俊的脸上,换作从前,我连想都没想过。不过这样整伪施翎云这个冒牌货,还真是让我心情愉悦不已。

    “那你还说我误会,你个死变态,离我远点。”伪施翎云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其弹跳力绝不亚于袋鼠那彪悍的程度。心中早已后悔放花渐落进来。

    我还是很无辜的摊摊手,嘴角勾起一个花渐落式邪邪的坏笑:“我花渐落什么时候说过让你不要误会什么事?施大少爷,你说——是不是?”说着还起身故意向伪施翎云所在的方向挪了几步,一副恶狼看到美味小嫩羊的样子似的,就差没口水直飙的形象化一些,来表示我现在的邪恶指数有多么的猖狂。

    伪施翎云似乎被雷惊到般“唰!”的一声将蓝圣剑拔出来,如水般修长的剑身依旧明亮,却少了昔日在我手中那充满霸气的威势。

    剑身不断轻震着,周身渐渐凝聚出一丝不该涌起的气息,像个孩子一般急切想要回到母亲怀抱似的“嗡嗡!”作响,极力想要挣脱出伪施翎云的手心。

    伪施翎云惊讶的看着手中蓝圣剑的异常反映,这把花架子一般,甚至连花架子都称不上的破剑,曾几何时居然也能发出这样强悍的气势,伪施翎云已经有点不太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实,而让这一切发生的人,居然会是那个对自己有不良企图的变态花渐落,这世界总是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让自己招架不来。

    算了,还是不再逗他,先把这次来的目的达成再说。

    右手微招,一丝蓝圣真气便溢了出来,将整把蓝圣剑罩入其内,这是一般人肉眼所察觉不到的。略一牵动,蓝圣剑便猛得脱离伪施翎云的掌握,划过一道银蓝握在我手中。左手轻抚过犹自轻颤的剑身,安慰这仿佛已经拥有生命的伙伴蓝圣剑半晌,这才停止了颤动安静下来。

    我微笑着见蓝圣剑搭在肩上,缓缓向窗户前移动几步,冲着目瞪口呆的伪施翎云眨了眨眼道:“这把剑看起来瞒特别的,我拿回去研究研究,三皇子殿下就不用送了,拜拜……”趁伪施翎云还没有反应过来,左手已经将窗户打开,一跃身从窗户跳将出去,只留下已然清醒过来,满脸愤怒懊恼慌乱冲向窗前的伪施翎云干瞪眼。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冲出来,很简单,因为此时在伪施翎云眼前早就连一丝残影都已看不见,那他还追什么去,追云还是追风……

    ……

    我脚下运足真气,身形如鬼魅般急驰,而背后那个自我一出窗户没多久,便已跟上来的家伙却依旧能跟的上,甩都甩不掉,跟只死蚊子似的烦人。他追不上我,而我也甩不掉他,这种拉锯战,最终也职能以双方都精疲力竭来告终。

    心中一狠,脚下猛得一顿,手握剑柄斜斜的指向随后跟至的死蚊子银质面具人,冷冷的看着他,嘴角挂着一丝似有似无的微笑,以花渐落的身份我不能回客栈,如果将云翎暴露出来,那我这几天的功夫便都全白费了。

    我用一种极欠扁的语气笑着对面具人道:“你不用这么色眯眯的盯着我看,我对带面具的家伙不感兴趣,如果你把面具拿下来让我看看长相,说不准你花大爷我会对你产生那么一点点的兴趣也说不定。”

    银质面具人似乎看透了我的企图,完全听不出有一丝浮动的感觉,声音冷冰冰的足以冻死死:“拿来!”

    心中虽然明白他说蓝圣剑,但我却依旧装作不知的疑问:“什么——拿什么东西,真是奇怪的人,我拿你东西了么?”本来只想看看这个神秘高手是谁而已,没想到这家伙却契而不舍的粘了上来,看来这场架是非打不可了,这银质面具人还真是个尽责的好孩子。

    银质面具人冷哼一声:“明知故问,蓝圣剑拿来。这是皇家物事,尔等小贼也敢随便抢夺,还不快速速归还。”

    还“尔等小贼”,真把自己当古人了,脸部有点不自然的扭曲起来,虽然轻身功夫我们不相上下,但实战方面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再怎么说我也是被师父施大姐他们千锤百炼出来的,还会怕了你个连脸都不敢露的家伙。

    主意打定,不再废话,左手紧握剑鞘,将蓝圣剑缓缓拔出,一道冰冷的寒芒印在眼眸之上,透着一丝杀意。银质面具人也已凝神戒备,随时准备出击。一时之间,寒风肆虐,杀气凛然。

    剑身在真气的作用下泛着点点银芒,由于怕被发现身份,只能隐藏起蓝圣真气,嘴角挑起一个花渐落式邪魅勾人的微笑:“那你就来拿好了!”话音未落,脚下已连连移动着向银质面具人逸了过去。

    剑势连闪,如一条银色长龙般劈上去。银质面具人猛得侧身闪过,换掌为指,从指间溢出一道气息,悄无声息的缠绕上来,将剑身缠住试图夺去。力道其大,若不是我紧握剑柄,恐怕在大意之下便会被他得逞。

    剑锋急转,连连划动,将那些指绕之气尽数绞断崩裂,以一个极刁钻的角度刺向银质面具人的咽喉部位。

    “铛!”的一声轻响,面具人已用双指抵住刺向其咽喉的长剑,看不出其看似修长易断的手指竟然如此坚硬非常,竟然可以挡住蓝圣剑。心中更加确定几分他就是杀云二十一的凶手。

    银质面具人以指为剑,向后急退,原本泛着悠然香气的柔柔微风,此时业已变得如刀锋般刺骨,从身边呼啸而过,我紧追不放的跟着银质面具人,剑间一刻不松的向前急进。

    察觉出银质面具人并未尽全力,故意笑着出口调侃道:“怎么,难道说你是爱上你花大爷我了不成,出手这么不重不痒的,在按摩啊你!”

    口中话不间断,剑气突张,角度一转,划向其脸上面具:“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再考虑到底要不要让你上床来给花大爷我来个彻底性按摩。”

    面具人虽然依旧冷冰冰的不发一言,但那一丝波动的气息却掩饰不住其略现的愤怒,剑指上撩,试图阻止我的剑锋,空出的左手却移向背后,不知在做些什么
  
《星际学院》: 第四章版权归作者施静 所有,《星际学院》: 第四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暧昧文学立场无关。
暧昧文学精心整理出全文字手打版的《星际学院》: 第四章全文阅读,是广大处于书荒中的又不愿等更新的书友之必备网站。
《星际学院》: 第四章是施静 创作出来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修真小说,章节由会员添加,其目的为了宣传如此优秀的小说作品和更多书友分享。
请广大书友用实际行动(如:投推荐票、加入书架、宣传本书、购买实体书等)支持施静 大大再接再厉写出比《星际学院》: 第四章更牛的小说。
暧昧文学提供《星际学院》: 第四章最新章节阅读,保证《星际学院》: 第四章无弹窗,保证《星际学院》: 第四章更新及时。
如果您发现《星际学院》: 第四章最新章节,而暧昧文学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您的热心是对暧昧文学最大的支持!
想要获得最好的《星际学院》: 第四章阅读体验,请来暧昧文学,最新最好的《星际学院》: 第四章阅读体验,尽在暧昧文学,若要获得最好的《星际学院》: 第四章阅读体验,请来暧昧文学,最新更新《星际学院》: 第四章的章节,请来暧昧文学,暧昧文学提供《星际学院》: 第四章的章节,《星际学院》: 第四章,《星际学院》: 第四章,《星际学院》: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