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
黄历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兴华演义 >>> 兴华演义目录>>>正文 第61回国民军会战淞沪 毛泽东发兵三晋
背景色: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作品相关介绍

正文 第61回国民军会战淞沪 毛泽东发兵三晋

书名:兴华演义  作者:肮脏汉 txt下载

正文 第61回国民军会战淞沪 毛泽东发兵三晋来源:http://www.23m.me/txt/30773/1395308.html
  
  
  且说南京中央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与中共签订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协议后,便乘飞机到上海,指挥国民军与日寇决战。

  原来,自芦沟桥事变后,宋哲元与日军会战北平、天津。由于日军势大且装备又强,二十九军予敌以重创后,主动撤出北平。而这时,在国民党内、国民政府内就有一股悲观情绪出现。认为日寇太强大,与日会战,中国必败。为了统一思想,提高士气,委员长于八月七日召开了各战区主官、各省军政长官会议。中共代表周恩来也应邀参加了会议。会上,委员长认真地分析了战争的势态,指出抗战必胜的道理。最后,他指出:“日本国土窄小,人口有限。虽然日军会嚣张一时,但不可能持久。再加上日当局好战份子抬头,必然四处搞扩张。他们除了侵略中国外,还可能北侵苏联,南侵东南亚。这些都需要在中国战场上速战速决。我们呢?暂时处于劣势,但我国幅源广大,人口众多,为长期抗战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源源不断的兵源。所以,在对日作战中,我们就要充分地挖掘我们的潜力,发挥我军的优势,主动出击,不断地消灭敌人,最后取得战争的胜利。对于敌之最高战略为速战速决,而我之最高战略为持久消耗的抗日战争的总方针。说简单一点,就是‘以空间换时间,以小胜换大胜’的战略方针。”会议后,中常委举行临时全体会议,决定成立国防最高委员会,代替中央政治会议。国防最高委员会容纳中央政府除主席外所有的内阁官员以及五院院长。蒋中正当选为最高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张群为秘书长。常委还有:于佑任、居正、孔祥熙、孙科、戴传贤(即戴季陶)、王宠惠、何应钦、白崇禧、陈果夫、邹鲁、叶楚怆等。会后,国防最高会议与党政军联席会议成立。决定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最高统帅部,蒋中正出任海陆空大元帅。根据大元帅的建议,为团结各阶层,群策群力,一致抗日,通过了成立的有各党各派各界名流参加的国防参议会。

  刚刚做完这些,突接冯玉祥在上海打来电报,说日军又在上海发动了新的进攻。委员长想休息两天也只好取消。

  日寇占领北平、天津后,利令智昏。第二个要占领的目标便是上海。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中国的经济中心。如果上海失陷,日军不仅控制了中国的出海口,也是对中国中部地区的经济进行封锁,还可以占领南京,进逼武汉,将中国政府扼杀掉。日寇的意图当然也被委员长识破。还在八月初的高级军事会议上,委员长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上海是我国最重要的城市,不仅是我国的经济中心,西方列强也在这里有大量的投资。淞沪战役必须打下去。其次,日军已占领华北部份地区,可以沿平汉路和津浦路南下进攻。南京、武汉又将是日寇进攻的目标。因此,必须打破日军由北向南进攻的阴谋。这样敌便施展不了威力。我则可以灵活地打击敌人,阻滞日军的进攻速度,也使我向大后方进行物资、设备的转移腾出了时间。”高级军事会议后,委员长命冯玉祥为淞沪战役的前敌总指挥。蒋冯二人自中原大战后不久便开始共事。四届一中全会后,冯就回到了中央军委,后华北抗战,冯又回到泰山隐居。“七.七”事变后,委员长特招冯玉祥到京,任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职。就要上前线了,委员长握住冯的手,说:“焕章兄,到上海要密切注视日军的动向。我军为什么不先开第一枪,就是要拖延战争的爆发,以便对上海的厂矿进行搬迁,能拖一天是一天,以便有多一天的准备。”冯玉祥听了很生气,说:“半壁江山已被日寇夺去了。人家几年前就开了第一枪了。”委员长说:“上海的大中专学校、各种积存的物资以及工厂的各种大型设备,我们都要进行转移。毕竟日军太强大,我军弱小。淞沪战役我军就是为了抢运物资。但这并不是向日军屈服,而是为了整个战争的长期作准备。日军如开战,我军则坚���地予以回击。”

  一九三七年的八月十三日,淞沪战役终于打响了。这天,日军在吴淞口海面上集结的三十多艘军舰突然向上海国民军阵地开炮。接着,大量的日军向虹口、闸北地区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委员长想拖延战争的爆发也不能够了。这就是著名的“八.一三”事件。国民政府称之为淞沪会战。

  淞沪会战是中日两军第一次大规模的作战。双方都投入了大量的兵力。日寇以为上海象北平、天津那样,不需要大量的部队,结果却事与愿违。其进攻遭到了我军的猛烈抵抗。驻上海的最高指挥官松井石根大怒,发令增兵到上海,似图将淞沪地区的国民军歼灭。冯玉祥到上海的第二天,日军已增加到十四个师团三十万之众,并配有三百多门各式大炮,又,坦克也增加到两百多辆,作战飞机三百二十多架,另有八十多艘军舰的配合。这在当时,已相当于国民军重武器的整个装备了。

  接到日军大量增兵的消息,委员长不忧反喜:“这下我调动日军的目的达到了。太好了,就在上海地区大打一仗,让他们看一看中国军人的威风。”他发电给冯玉祥,命他回南京,主持军委会的工作,自己亲自到前线,调动大军,与日军决战。

  委员长到上海后,重新调整部署,他命张发奎所辖的两个集团军为右翼,张治中所辖的两个集团军为中央,陈诚所辖的两个集团军为左翼。时,国军在淞沪地区也集结了五十一个师的兵力,再配有十二个炮兵团,总兵力为七十一万人。为应付日空军优势,委员长命周至柔将二百五十架战斗机编成若干作战中队,随时对付日军的空中袭击。面对强大的日军海军,委员长命海军副司令桂永清将四十余艘军舰放在长江下游地区,维护长江航线,以对付日军对我国内部的突然袭击。

  两军相比,中国军队人数是日军的两倍还要多,但从装备上比,中国军队则差多了。再加上中国军队训练严重不足,这场战争就只能靠勇敢来抵挡日军的进攻了。由于整整六年来对日军的愤恨,中国军人摩拳擦掌,把仇恨全都集中到枪口之上。

  淞沪战役十分惨烈,日寇仗着装备优良,从战斗一开始就全线向内地推进。为防止中国军队的反攻,日舰三十多艘的舰载炮一起向国军阵地射击。你看那炮火在市区上空爆炸,一股股浓烟升上天空,在一片火海中,无数的建筑物被摧毁,众多的平民百姓被炸死、被炸伤。日军的炮轰刚刚停止,日轰炸机成群地扑向中国守军的阵地上。大地被炮弹的爆炸震得直颤抖。张治中见日军违背国际贯例轰炸民房,害怕更多的平民百姓被伤害,连忙命令三个炮兵团对准日舰猛烈射击。担任左翼总指挥的陈诚也指挥炮兵向日舰还击,敌我双方展开了第一次大规模的炮战。炮击刚停止,敌飞机连忙从空中飞来,薛岳大怒,命令高炮团集中火力追击日机,当即打下一架。敌嚣张气焰被打掉了许多。这时,陈诚接到前方报告,说大队日军向闸北方向猛攻。陈诚命令罗卓英死守阵地。他自己向薛岳交代任务后,来到了罗卓英的指挥部,罗卓英接着。二人一同来到前线高地上,仔细观察前方情况。在陈诚的望远镜里,日军在数十辆坦克的掩护下向三十六师阵地冲来。他对罗卓英说:“日军攻击猛烈,宋希廉阵地十分危急。”罗卓英说:“我亲自到宋希廉指挥部,协助宋师长作战。”陈诚说:“现在还不至于。三十六师也不好惹。你命令宋师长,让他注意在防守的同时,抓住战场上的瞬间变化,主动攻击。这样才能掌握战场上的主动权。”果如陈诚所料,那三十六师十分勇猛,见日军进攻很紧,宋希廉命旅长级军官亲自赶到阵地指挥,而宋自己也来到最危急的地方,他面对日军的不断进攻,巧妙地运用各种障碍物有效地打击敌人。日军虽强大,连续进攻三天,皆被宋希廉部打退。这时,天空中隆隆的响声又响起,“日军的空中进攻又开始了。”罗卓英说,“辞修兄,如此下去,宋部必然要吃亏。我打算带教导团前往宋师,你看怎样?”陈诚说:“完全可以,我再调炮三团与你,你必须坚决守住阵地。”当罗卓英来到宋师时,三十六团已打退了敌军的第四次进攻,但宋师的损失也十分惨重。见集团军总司令亲自前来,宋师长很高兴,立即组织力量,突袭日军侧面,一阵冲杀,日军大败。宋师长命令追击,日军退回原地。宋师阵地巩固。

  陈诚回到左翼军总指挥部,向委员长报告:“三十六师打退了日军四次较大的进攻,宋部阵地巩固。三十六师战死一千二百多人。最高级别为团长,现宋师在加修工事。”委员长下令嘉奖三十六师。

  张治中率两个集团军在虹口一线防守,也遭到日军的猛烈攻击。他命令八十七师、八十八师乘胜发动反冲锋,击溃日寇,夺回了阵地。

  日寇见中国军队防守严密,连攻多次皆不能得手,只好退回原阵地,前沿阵地上,经数天的拼杀后,又死一般的寂静。但委员长明白,未来的战事将更加激烈。

  由于连连进攻受挫,松井石根大将老羞成怒。这个野蛮的杀人魔鬼调整部署,准备发动新的进攻。你看这个强盗集中了上百门大炮猛轰阐北一带的国民军阵地,由于日寇的炮弹多,连续轰击了两个多钟头才停止。炮声刚停,他指挥一百多辆坦克打先锋,日军在坦克后面如成群的蚂蚁一般向国民军阵地涌来。这一带的防守区是张治中的两个师,张见战事如此紧急,急调一个师前来增援,援军跑步来到第八十七师和第八十八师结合部时,日军离国民军阵地已不到五百米。张治中下令与日军进行肉搏。在此同时,各团组织的敢死队也展开了特殊的威力。敢死队员们冲到主力部队前面,绕开坦克,进入敌群,横冲直直撞地杀了起来,后续部队见此,一涌而上。日军装备虽好,但在混战中却失去了优势。这时,国民军第八十七师、八十八师派出的增援部队赶到,一阵拼杀,日军大败。国民军缴获坦克五辆,其它军器较多。

  张治中指挥的三个师,是中央军的精锐部队,装备好于其它部队,将士也受到良好的训练。因此,打起仗来与众不同。

  间歇之间,国民军抓紧抢修工事。恰恰在这时,日军新一轮的攻势也开始了。张治中见日军的进攻更加猛烈,连忙命令廖磊率骑兵旅前来增援。三十年代的中国,骑兵是快速部队,而中国的骑兵,历经各朝各代的演练,非比寻常。张治中见日军漫山遍野地冲来,立即命骑兵突袭。那四千多铁骑,经张将军的一声令下,象箭一般地冲入敌阵,横削竖剁地杀了起来。国民军骑兵所到之处,日军脑袋直往下滚,无头尸遍地都是,张治中见此,大喜,立即命令三个师:“全线出击。”这一声令下,数万国军健儿跃出战壕,发一声大喊:“冲啊!”冲向敌群。日军哪里来得及抵抗,连忙调头便跑。而此时,陈诚部将宋希廉也乘胜攻占了汇山码头。正追之间,日军援兵大至,张治中命吹收军号,部队返回。

  这一仗,日军留下了三千具尸体,国军缴获较丰,士气大振。

  全权负责进攻上海挑起淞沪战役的日酋松井石根大将,哪里料道装备低劣的中国军队如此神勇。几天来的战斗,日军已伤亡了一万多人。于是,他电告华北派遣军进行增援。东北关东军总部闻报,急调第三、第三十一师团前来助战。这两个师团是日军的精锐。日俄战争时,这两个师团屡建战功,接到调令后,这一群恶魔从海上乘兵船到达沙川镇,并在吴淞口登陆。

  这一消息传到中国国防最高当局,委员长即速解决了国共之间的谈判,来到前线,亲自担任淞沪战役的总指挥。为有效地打击敌人,彻底改变目前的紧张态势,打破日军南北会合的阴谋,委员长重新任命了各战区指挥官。这天,他招来何应钦、顾祝同、陈诚等一班儿战将,说出他的打算。只听委员长说:“根据敌情的变化,日军南北会师的阴谋正在紧张地实施。如不打破日军的阴谋,我军的抗战将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为适应新的敌情的变化,也就是说‘敌变我变’,我决定重新安排华北和上海的战事。其部署是这样的。在抗日主战区设立五个战区,军队一部集中华北,多线设防,固守平绥路东段,确保晋豫;第二个重点是华东地区,集中兵力,扫荡敌海军根据地,阻止敌后续部队登陆;第三为华南地区及其沿海,以最小限度兵力守备海防要地。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只有主动而有效地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保存我军的实力,才能达到长期作战的目的。诸位将军,抗日是长期的,有的人叫嚷一年半载就能打败敌人,这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军要有长远的规化。现在,除加强上海战役作战外,要抓紧时间将上海的大中院校、工厂及各种军用物资向西南大后方转移。这也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岳军,这项工作进展如何?”张群站起来,说:“委座,截至昨晚七时统计,整个上海已转移到重庆的大中院校有十八所,拆迁大型工厂设备共二十九个,在上海屯集的物资可供居民维持半年,中央政府机构已在重庆设立办事处,我军只要在上海再坚持一个月,拟定的搬迁计划将全部完成。”委员长说:“很好。我们一定要在上海再坚持一个月以上,让我们的搬迁计划全部实现。敬之、辞修,你二位对战区的调整有何看法?”陈诚说:“校长英明,辞修没有意见。”何应钦说:“我也觉得很好。”

  日寇完成了调遣两个师团的任务后,便向罗店、月浦等地发动了猛烈的进攻,那日军第三十一师团果然与别的日军不同,进入战场后,用坦克群在前面开路,飞机在低空飞翔掩护,向中国军队阵地猛扑了过来。现代战争是那样残酷,又是那样使人怵目惊心。在日军坦克炮的轰击下,在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下,中国守军成排成连甚至成建制营地死于日炮火之中。阵地上,到处都有我军残肢断腿的尸体。日第三师团也穷凶极恶,向罗店的中国守军发动了极为猛烈的进攻。张治中见日军攻得如此之紧,连忙命主阵地的第八十八师各旅、团各自为阵,躲避日炮火的轰炸。然后,他精心组织了几支敢死队,给敌以迅雷不及眼耳的打击。当八十七师报告月浦六号阵地的一个团大部被敌炮弹炸死、生还者不足一百人时,张治中命警卫旅拼死冲向六号阵地,一阵肉搏,杀退了敌人。日军见国民军英勇,又调整部署,猛攻月浦主阵地,那蛮日寇炮弹多,向中国守军阵地足足轰了四个钟头,日酋见国军未予以还击,误认为伤亡殆尽,便指挥步兵在坦克群的掩护下,向主阵地扑来。张治中见日军离阵地已不满两百米,下令部队反击。随着信号弹的升空,国民军将士跃出战壕,端起刺刀,挥舞着大刀,向敌群猛冲,霎时,敌优势丧失,在国民军的顽强拼杀下,日军建制被打乱。张治中大喜,命骑兵旅冲上前去,你看那国军骑兵,挥舞大刀,一阵砍杀,刀光过处,日军脑袋纷纷滚地。日军第十一师团见此,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怆惶后退,阵地上留下了近千具尸体。

  日第三师团向吴淞口进攻,也被罗卓英的第十九集团军杀退,阵地上也留下上千具尸体。

  见战事仍无进展,日酋松井石根大将直接电告天皇裕仁,要求增派五个师团的兵力参加淞沪战役。这天是九月五日,淞沪战役已进行了第二十四天了。这天上午,日军集中了四十余艘军舰,以及大量的步兵,向宝山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驻守宝山西侧主阵地上的一个营共五百官兵全部战死,而增援上来的一个加强营也只有四十多人,仍与日完作殊死的搏斗,这些,都在松井石根的望远镜里出现,他不禁骇然:中国军队如此神勇,圣战如何取胜。他下令从国内再调来天谷支队、坂田支队,又从台湾调来一个支队,猛攻川沙镇,经反复较量,日军以极其惨重的代价占领川沙,松井见川沙被攻克,迅速组织三个师团的强大兵力在吴淞口登陆。从阐北调来的十个大队也参加了此战列。

  委员长见日军增援部队大至,也调兵遣将,正式组成三个方面军与敌展开大决战,他命张发奎为第一方面军总指挥,戌守上海北面,陈诚为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守江湾一带,朱少良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守庙行一带。

  这天,委员长见日军精锐部队已增加到三十五万人,其攻势又猛不可挡,便亲自发电给空军总司令周至柔、副总司令毛邦初、王叔铭,命令空军加入战斗。周毛王三人接此电报,商量出击办法。王叔铭建议:“日军精锐主要分布于江湾一带,而大场镇至薀藻浜两岸又是敌凶猛之师,现正与我军进行激战。我可将部份空军主力编为五个大队,突袭日海军司令部、兵营和汇山码头,使日军失去暂时的优势,以利我地面部队作战。同时,也是对日海军的一次重大打击。如此次行动成功,对阻止日军的进攻,保证我物资、厂矿设备的搬迁腾出了较多的时间。”周至柔以为然,说:“王兄的见解有理。我们兵分两路,我主要的精力放在轰炸日军舰、码头和兵营上,王兄指挥与日空军作战。毛兄在司令部指挥战事。同时,将此方案交委员长审批。“

  委员长在上海前敌指挥部里,见空军已展开行动,十分高兴,连忙命晏道刚专门与空军联络。第二天下午,晏道刚向他报告:“我空军编组后,五十一架战机今天上午轰炸了日舰群、兵营和码头,炸伤日舰十三艘,迫使日舰七艘退出战斗。另外,日旗舰‘出云号’已退出战场,被拖回日本国去了。”委员长很高兴,问:“上午空战的结果报来了吗?”晏道刚说:“上午日机十三架轰炸机在九架战机的护卫下,准备袭击我粮弹仓库及兵营。我空军与敌展开空战。双方互有伤损。但敌机被我击落三架,我空军伤两架。”委员长好不高兴,说:“英勇的空军击落日机三架,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战绩,他写下了中国空军最辉煌的一页。传令全军,对空军进行嘉奖,并向国人报告这一消息。”

  空军战斗激烈,而地面上的战斗更为惨烈。此时的大场坝阵地,已杀得难解难分。主阵地失而复得已是第四次了。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陈诚指挥罗卓英的第十九集团军与日军激战已三天两夜没下战场了。全体将士已极度疲惫不堪。这天上午,罗卓英赤着双眼,对满眼充满血丝的陈诚说:“辞修兄,自大战开始以来,你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看你这个样子,已十分疲惫了。不如你在这里躺一会,有薛伯陵与我在这里守着,不会出事的。”陈诚说:“罗兄,战事如此,我辈可能要在这���埋上魂骨了。不过,这也报了国恩。哎,你也累得快趴下了,还是你去睡一会吧,哪怕打一个盹也好啊。”罗卓英苦笑:“兄乃总指挥,况且吃住在前线,属下又岂敢怠慢。”正这时,在江湾蕴藻浜东岸指挥的薛岳打来电话,告诉陈诚:“辞修兄,日军上午的大轰炸,我军被炸死已超过七千人,伤九千余人。日军的攻势仍十分凶猛,主阵地已是第五次夺回。我已没有预备队了,请指示。”陈诚说:“伯陵兄,我已派刘兴率一个军前来支援,你勇敢地守下去吧,委座正掂记着你那里呢。还有,空军正要行动,你听候好消息吧。”

  双方又经过了一天的战斗,而日军也越来越多,攻势也越来越猛,日军的海军陆战队也源源不断地向这里涌来,战斗更加残酷了。就光是步兵,日军也增加到三十五万人。经冯玉祥建议,国军撤出大场坝主阵地。到了十二月二十五日,全军退守苏州河。

  委员长撤出部队,刚回到南京,便接到前线发来电报:“淞沪会战我军顽强战斗,击毙击伤日军六万四千余名,摧毁坦克二十六辆,击落日机七架,炸毁炸伤日舰二十七艘。”委员长看罢,对晏道刚说:“日本人不是叫嚣勇不可挡吗?吹牛。”接着,他再看下面的,是华北傅作义的电文:“日军猛攻平汉路,我与之激战,重创日军。现已击毙击伤日军二万七千余人。但日军仍攻势甚急,能否派飞机大队前来支援。”委员长不禁皱了皱眉,嘀咕着:“宜生这小子打仗本来就有一套,为何此时如此要这要那。空军在淞沪地区与日空军作战,此时又从哪里调空军大队去华北。”再看下面,又有刘汝明、宋哲元、孙连仲、韩复榘的电报,也是说日军攻得甚急,请求增援的事。再看下面,是阎锡山发来的电文,称:“沂口大战,我军重创日寇,打死打伤日寇两万七千多人,其中的第八路军一一五师在平型关伏击日寇两个联队,击毙日军一千余人。一二九师奇袭阳明堡飞机场,炸毁飞机二十四架。”委员长一惊:“炸毁飞机二十四架,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呀,情况属实吗?”晏道刚说:“应该属实。顾祝同、卫俊如等都在那里,恐怕阎锡山不会假报。”委员长欢喜:“立即嘉奖第一战区,并奖现金三十万元,以资鼓励。”

  前面提到的平型关大战以及炸毁日飞机二十四架之事,确实给国人带来了惊喜。那是毛泽东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后,命令三个师的主力开赴山西战场所立的战功,

  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并指挥部队上前线,毛泽东的头脑始终是十分清醒的。还在八路军开赴前线战场前,他便规定了八路军的基本任务。那就是:一,创建根据地。二、牵制并消灭敌人。三、配合友军作战。四、保存并扩大八路军。五、争取民族革命的领导权。前四点是容易办到的,第五点就有些难了。因此,改编成国民军后,八路军的作战方针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包括有条件下消灭敌人兵团与在平原发展游击战争,但作重于山地)。作战的原则是:“分散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消灭敌人。”八月二十八日,也就是蒋委员长发表讲话,任命朱德、彭德怀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正副总指挥的第十天。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以中共中央军委的名义整编八路军的那天夜里,毛泽东对张闻天等人说:“这几天我都在反复考虑,我们的部队开到哪里去呢?将三个师开往山西,这是蒋介石给我军下的命令,当然我军应该执行。山西古称三晋,其有利条件有三:第一,山西是八路军开赴前线最为便捷的地方,又能居高临下,鸟瞰河北平原,可以有效地打击日寇,更能凭借山西宽阔险竣而复杂的地形开展游击战争。第二,阎锡山在山西既与蒋介石有联系,又害怕中央军进入山西,日寇进攻山西,他还是坚决地反对的。再加上阎锡山与我军有暂时的联盟。前不久,薄一波同志给中央打了一封电报,说他奉少奇同志的指示与阎锡山建立了联系。这很好。一个多月以前,恩来又专程到了山西,向他提出了建立公开的八路军驻晋办事处的事,阎很爽快地答应了。第三,南京中央规定八路军的两个师由渭南经风陵沟、同浦路到代县,再开往尉县地区集结,另一个师沿陇海路转平汉路到河水之徐水,开往冀东玉田、遵化一带开展游击战争。如果按照何应钦指定的路线上前线,我是有不祥之感的。那他们的目的就是:‘分路出动,不使集中,强使听命。’如果是这样,我军的自由权被剥夺了。因此,我致电给彭德怀同志‘以安全计,以荫蔽计,以满足晋绥渴望计,决定我军在韩城渡河,到侯马上火车至大同集中,再转到淮南尉县。坚决不走平汉路。’所以,把三个师都放到山西,既便于党的领导,又便于三个师的互相策应,避免了力量分散而遭不测。现朱老总、德怀同志已上前线了。在延安的恩来、洛甫、博古还有稼祥同志,都要明白这个道理。那就是蒋介石利用我们,也有可能随时将我们消灭,前车之鉴啊,我们不得不格外小心谨慎。不知大家对此有何意见?恩来,你看呢?”周恩来说:“主席的想法与我完全相同。我们一点也不能大意啊。”张闻天说:“老毛说的很对。”毛泽东接着说:“八路军的三个师的分布,我的意见是:一一五师在晋东,一二零师在晋西北,一二九师在晋东南。这样,三个师就成了犄角。八路军总部随一二九师行动。这样,整个军队就完全地掌握在我们的手中了。当然,最后我还是要听洛甫这个明君的意见。”周恩来说:“主席这样部署,我认为很实际。洛甫同志,我没有补充的了。你看呢?”张闻天说:“老毛,你是军委主席,还是由你来定夺吧。”

  八路军三个师按指定的线路开赴了前线。毛泽东松了一口气。但能否贯彻执行山地游击战这一总方针呢?毛泽东心里还没有数。政治局开完碰头会,毛泽东无不担心地对张闻天说:“整个华北危如垒卵,个别同志一心想打大仗,这种想法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失。如果这种观点不彻底改变,我军必然要吃亏。”张闻天说:“在政治局会议上,朱德、彭德怀二位老总也表态赞成你老毛的这个方案。可能不会改变作战方针的。”毛泽东说:“朱彭二同志能够贯彻执行山地游击战这个方针了,就林彪、贺龙、伯承也没有问题。但整个八路军的旅长、团长们,这就不敢说了,何况,我军的军需又是以团为单位筹办。昨日,我又电告了朱彭二老总,说:‘今日红军在决战问题时,不起任何作用。而我们自己的拿手好戏,就是真正的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要贯彻执行这样的方针,就要在战略上与友军处于敌之侧翼,就要以创造根据地发动群众为主,而不是集中打仗为主。集中打仗不能做群众工作,做群众工作就不能打仗。二者不能兼顾。然而,只有分散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消灭敌人。这样才能制胜于敌人,帮助友军,这是唯一无二的办法。集中打仗目前毫无结果,我们目前的情况与苏维埃时期不同了,不能回想过去的味道。对于个别同志不妥当的观点,要给予细致的解释,使作战方针归为一致。前不久,在作战问题上,我们上报国民党中央军委的作战意图时,就反复强调了我军开赴前线的这一点。”张闻天说:“我看啦,把老毛的话,稍加整理,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名义下发,各级军政首长,必须认真地执行。”

  第二天,毛泽东致电北方局书记刘少奇,明确地提出了整个华北的工作:“应以游击战争为唯一方向,一切工作围绕游击战争进行。”在电报上,毛泽东用十分严厉的语气对刘少奇说:“华北正规战的失败,你们不负责任,我们也不会负责任。但游击战失败,我们需要负责任,你们更应该如此。”

  毛泽东在延安,密切地注视前线。他心里十分清楚,只有自己的队伍强大了,才有发言权。因而,前方每一次大型战役,他都要进行仔细研究后,觉得万无一失,他才进行审批。

  如今且说八路军一一五师开赴晋东后,就密切注视着日军的动向。这天,副师长聂荣臻对师长林彪说:“刚才卫立煌来电,日寇坂本师团将由平型关经过,我们就在这里打上一仗,师长,你看呢?”林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