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
黄历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篮球与青春 >>> 篮球与青春目录>>>第一章 配角的失恋
背景色: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正文

第一章 配角的失恋

书名:篮球与青春  作者:金四维txt下载

第一章 配角的失恋来源:http://www.23m.me/txt/49162/2179462.html
    公元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的早上。

  凤凰中学男子篮球队的体能教练王力新和助理艾林,和往常一样带领着队员们在学校室外的大*场上,进行着每天必备的晨练课程。

  王力新看上去六十多岁的样子,头上稀稀疏疏的摆着几根数得清的头发,正满脸笑容的徘徊在各个篮球手之间。笑容虽然慈祥,但也挡不住脸上因年龄而爬出的皱纹。

  而那平常总是活蹦乱跳,自诩帅气不凡的助理艾林却没了往日的生机,坐在地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小艾,是不是明天就要放假了,正想着和女朋友到哪去玩呀?”王力新显然发现了艾林的异常,所以才这样调侃般的问道。

  毕竟艾林还只是一个二十多的小伙,多想着一点女友也正常,所以王力新也没有怪他在上班时间胡思乱想的意思。

  没想到艾林听到王力新这么一问,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哽咽道:“我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还为那事发什么愁。”

  王力新这一听,可就知道不对了,艾林这小子平常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在别人面前吹嘘自己的女朋友有多么多么的漂亮,多么多么的贤惠......还说自己和她是什么大学同学,自己和她有多么多么的相爱,反正他谈恋爱的故事,可以说全篮球队都知道。

  “怎么啦?昨天早上的时候你不是还在说,五一放假你要带她一起去她最想去的海南‘天涯海角’吗?”王力新关心的问道。

  “是呀,她确实是要去‘天涯海角’,但是陪她去的人已经不是我了。”艾林抬头看了一眼关心着自己的王力新,委屈的说道:“你说现如今全国都在实行月薪周休制,为什么我们高中老师却还是月薪月休呢?

  “老天呀!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现在是让你说说你女朋友的事情,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这和你女朋友有什么相干吗?”王力新不解的问道。

  “相干,简直是太相干了!”艾林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老王,你是不知道。我和她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毕业后我来到了这里,她也去了一家上市公司上班。虽说俩人不在同一家公司吧,但好歹我们也在同一座城市,每个星期见上几面,出去游玩两天,这本应该不难吧?

  “是呀!”

  “是个屁!”艾林心情一激动,脏话也随之而出。

  “对不起!”艾林突然意识到此时和自己谈话的是一个正关心着自己的老者。

  “接着说!”王力新尴尬的笑了笑。

  “哎!由于她每一个星期放一次假,而我却要一个月才放一次。所以每回她放假叫我出去陪她的时候,我总是没有时间,前几次倒是没少挨她说,越到后来,我没有时间的次数也就越多,她反而说我的次数越少了,当然她叫我陪她出去的次数也渐渐少了。起初我也没怎么在意,以为她知道我没有时间,所以干脆不来烦我。

  我也乐得清静,直到昨天晚上我打电话给她,想约她“五一”一起去天涯海角,才知道原来我想错了。她不是因为我没有时间才没来找我,而是她已经找到了一个和她一样月薪周休的小子代替我去游玩了。”艾林是越说越伤心,越想越难过。

  听到这,王力新虽然人生阅历丰富,但也觉得自己是无话可说了,他没想到就因为一个休息制度的不同,竟然活生生的拆散了一对情侣。

  “首长,你说我们艾老师,还真是可怜,一个月才放一次假,最后连女朋友都跟他吹了。”一个身高超过两米,体重超过两百斤的大块头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对着旁边的帅气男孩说道,看来这个庞然大物竟是为了艾林的遭遇而哭的。

  被称为“首长”的男孩实在没有想到,大块头这也会哭,他可不想身边老是跟一个爱哭的小鬼,于是说道:“难怪你能自称天才!这有什么好可怜的,也值得你流泪,如果那个女人真的爱艾老师的话,就算他是一年放一次假,也不能跟他吹呀。就因为艾老师没有时间,就找了个人代替他,显然那个女的对艾老师的感情是假的,这样的人早分早解脱,你应该为艾老师感到高兴才是。”

  原来篮球队员们正在两人一组的进行着体能练习,而大块头李长仁和被他称为“首长”的符首这一组恰好离王力新和艾林比较近,艾林说话的声音又不小,所以他所说的话都被他们俩人给听了去。

  听到符首这么一说,李长仁还真觉得有道理,眼泪马上就收了回去,傻笑道:“首长,还是你说得有道理,但你为什么不早说,害得我白白掉了好多天才眼泪。”

  但转头一想觉得还是有一点不对,又朝符首说道:“你也说得不全对,艾老师他一个月才能休息一次,这也还是很可怜的呀。”

  听到李长仁不但不感谢自己让他停止了流泪,反而咬上自己一口,符首真恨不得当场就给他一脚,但一看到他那庞大的身躯,也就只敢想想了,但嘴上可不肯吃亏:“可怜吗?我可不觉得,难道他比我们高中生更可怜吗?他是一个月只能休息一次,但好歹还有工资可拿吧?而我们这些学生呢?不但一个月只能休息一次,没钱可拿不说,甚至还要交钱给他们发工资,我看他是在我们面前装可怜吧?”

  “那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装的?”

  听到符首这么一说,李长仁觉得自己这个天才竟然被艾林骗去了眼泪,哪能不气,一边说一边就向他走去。

  “你干什么?”看到李长仁竟要去找艾林的麻烦,符首一把抓住了他,拖到一旁道:“我问你,你交了学费没有?”

  “没有呀,如果要交学费我还不一定来这所学校呢。”李长仁发现符首抓住了他,问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问题,奇怪的道:“你不是也没交吗?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那你一个月能从学校领到多少钱?”符首继续问道。

  “不是和你一样的吗?你这也要问?”李长仁更加奇怪的道。

  “这不就对了,你和我领一样的钱,那肯定比刚来学校不久的艾林老师多吧?既然我们领的钱比他多,所以他比起我们来还是可怜了一点,那么他就不是在我们面前装可怜,而你也不用去了。”符首笑答道。

  李长仁一听,马上停住了脚步,道:“首长,幸亏你提醒呀,不然我又干傻事了。不错我领的钱比他的还要多,他在我的面前流泪当然不是装可怜啦。”

  原来凤凰中学是一所民办的省级重点中学,学校一直奉行的是“唯才是举,唯钱是举”的就学制度。也就是说只要你是人才,不管你有没有钱,你都可以来这里就读;也可以这样说只要你有钱,就算你别的什么都没有,这所学校也同样欢迎。

  于是像符首,李长仁这样的篮球顶级人才,不要说交学费,就连每个月领的补贴竟然超过了大多数教师的工资。

  “阿嚏”符首突然闻到一阵香风从鼻中穿过,接着就听到:“张老师,等一等,等等。”

  符首不要看也能知道这香风一定是被喻为“校园第一朵花”的英语老师张亭花所刮起的,而从那个声音也可以听出从后面追赶的正是自己的班主任人称“李猪头”的李杜。

  张亭花听到有人叫她,于是停下了脚步,回头望了过去,就看到一个年约三十,理着一个平头戴着眼镜个子不是很高却长得胖胖的男子,边跑边喊的追了上来。

  当她看清追赶自己的是人称李猪头的李杜后,马上收回了她的美目,但是出于同事间的礼貌还是停下了步子。

  “小鬼,你敢不敢和我打赌。”符首看着跑步追上来的李猪头,坏笑着对一旁的李长仁说道。

  “我有什么不敢和你赌的,可是首长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鬼’,要叫我天才。你看我哪一点‘小’,又哪一点‘鬼’啦?”李长仁不满的对符首说道。

  “要我不叫你‘小鬼’,而叫你‘天才’这也容易,那看你能不能赌赢我了?”符首并不理会李长仁的不满。

  听到又有机会可以让自己最佩服的首长不再叫自己小鬼,李长仁马上高兴起来,说道:“首长,你说赌什么?”然而他却忘记了自己和他打赌还从未赢过的事实。

  “我们也不赌什么难的,难了怕你这天才也搞不懂。这样吧,艾林老师不是让女友给甩了吗?可是今天我要赌,我们的‘猪头’李杜老师,也就在今天他能追上我们学校的‘一支花’张亭花老师。”符首非常认真对李长仁道。

  “哈哈哈......”李长仁仿佛活到现在还没有听到过这样好笑的笑话,但是接着他又马上用自己的双手捂住了嘴巴,他可不想让符首知道自己有必胜的保握,从而取消赌约。

  “你是赌李杜老师能追上张亭花老师是不是,好,就这么赌定了!如果今天你赢了,首长,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李长仁才不相信追求者万千的张亭花会在今天接受长得又矮又胖活像一只猪头的李杜老师的追求。

  “好,一言为定,我们就等着看吧。”符首要的正是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