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
黄历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天骄无双 >>> 天骄无双目录>>>第五百四十二章【野蛮落后和先进】
背景色: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天骄无双

第五百四十二章【野蛮落后和先进】

书名:天骄无双  作者:跳舞txt下载

第五百四十二章【野蛮落后和先进】来源:http://www.23m.me/txt/51892/3584015.html
    第五百四十二章【野蛮落后和先进】

    西北要塞作为一个军事重镇,一座宏伟的城关,里面当然不会少了一个所在:牢房。

    就在西北要塞原本的统帅府后就有一间地牢。

    陈道临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可是再一次到来的时候,依然会感觉到有些不舒服。

    地牢挖得很深,往下有两层,最下面的一层阴暗潮湿,尤其是冬天,下面满是湿气,地面上甚至还有一些泛上来的水迹。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那潮湿阴冷的感觉充斥在空气里,带着一丝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恶臭的味道,仿佛会穿过厚厚的衣服,渗透进皮肤里去。

    那个亡灵法师麦昆说过,这里的空气里有一种“死亡”的味道。

    嗯,这个说法陈道临倒是觉得没错。牢房么,哪里会没死过人呢。

    走进地牢里最里面的一间,推开厚厚的铁门,就可以闻到空气里浓厚的仿佛铁锈一般的味道。

    这是血腥气!

    陈道临皱眉看着墙壁上那些斑驳的刑具,那些弯弯的铁钩子虽然并不Zhīdào这些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但是从上面那些残留的血锈,想必就绝不是什么美Hǎode东西。

    牢房里的墙壁上,挂着三个犯人。

    准确的说,是三个兽人。

    三个蹄族的兽人,从外形看来,是仿佛是牛族。

    陈道临的身边,迪克森举着火把,有些面色恐怖的看着周围墙壁上的刑具。

    陈道临仿佛笑了笑……这些牛族的兽人,在这个阴暗的地方,火把的光芒下看着,倒真有几分好像牛头……嗯,可惜没有马面。这次抓到的兽人里好像没有马族?

    那一战,蒙托亚并没有抓来太多的俘虏。

    基本上大多数战场上的兽人。能杀的都被蒙托亚杀光了。

    这也是陈道临交待的意思……我们没有那么多粮食来养活这些家伙。

    抓的那些兽人,在简单的审问之后,甄别身份,很快就把那些精壮的丢到了其他地方去,让那些商会的人去挑选了当然了,是要付钱的。

    至于这三个人,都是最后从里面挑出来的有身份的家伙。

    据说,此刻挂在墙壁上正中央的那一个,两只手都被钉子直接钉死在木条上的,是那支入侵兽人军队之中一个身份很高的家伙。貌似还是指挥官级别的人物。

    这些兽人很凶残。但是再凶残的兽人,遭遇了墙壁上那些弯弯曲曲的铁钩子刑具的几轮巡礼之后,也依然还是会有露出破绽的时候的。

    Shìde,是露出了破绽,而并不是屈服!

    准确的说,是被审问的人员套出了一些话来。

    陈道临得到了一些他需要的消息。

    其中最宝贵的一条消息是,他确定的这次兽人的入侵,的确只是单一的某一个部落的行为。

    这是一个实力很Bùcuò的大部落,在得到了西北要塞空虚的消息之后。就想趁机来捡捡便宜,几次试探之后,就把部族里的战士动员了派出来。

    结果自然是撞得头破血流。

    可陈道临更关心的是,它们得到的关于西北要塞空虚的消息。到底传达到了哪一步?

    或者是……它们有没有把消息继续往上传递?

    兽人王国的高层Zhīdào不Zhīdào?

    其他部落Zhīdào不Zhīdào?

    两个狱卒用水泼醒了兽人,随即牢房里就开始充斥着愤怒和痛苦的嚎叫。

    陈道临的脸色并没有任何变化,他示意让迪克森把火把挪了挪,靠近了中间那个兽人军官。

    “你帮我问它一个Wèntí。想死还是想活。”陈道临歪了歪脑袋。

    迪克森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捂着鼻子,强忍着臭气。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兽人的话。

    墙壁上的那个兽人,艰难的抬起了头来,一双凶狠的眼神盯住了陈道临,狠狠的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说了一句什么。

    “……老师,它……”迪克森脸色有些尴尬。

    “嗯,它是在骂我,对吧?”

    “Shìde,而且骂得很难听。”迪克森哭丧着脸。

    “你告诉它,我可以放它回去,回到兽人那里去。”

    “啊?”

    “照着说!”

    迪克森眨了眨巴眼皮,对兽人翻译了这句。

    墙壁上的兽人沉默了下来,它瞪大了眼睛瞧着陈道临,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可以看得出来,它很痛苦,身上的伤还有用刑的痕迹都很明显,尤其是毛发上的血迹,把毛发粘成了一咎一咎的。

    过了好一会儿,这个兽人才用嘶哑的嗓音说了一句话。

    “它问你,你想让它做什么,它不会屈服我们的。”

    陈道临笑了:“我不需要它的屈服,我也不需要它告诉我什么重要的讯息和情报。我只想和它随便聊聊,我会提出一些Wèntí,都是一些不重要的Wèntí。嗯,就当是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而已,它可以选择回答,也可以选择不回答。如果它能让我满意的话,我就放它回兽人那儿去。”

    兽人听了迪克森的话之后,仿佛又沉默了会儿,不过它的眼神明显松懈了一些。

    陈道临心中有了数,就直接开始了询问。

    他开始提出一个又一个的Wèntí,然后让迪克森翻译出来。

    迪克森惊奇的是,陈道临的Wèntí,几乎没有一个看上去是和这次兽人入侵的战役有关系的。

    似乎……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他问了这个兽人多大年纪,问它有没有儿女。

    他甚至问了这个兽人的父亲多大年纪。

    然后陈道临问了一些对方部落里的日常情况。比如说它们的战士都是多少岁算是成年,它们平日都都是怎么生活的,食物靠什么来源,多少是靠耕种,多少是靠打猎。

    他甚至还仿佛兴趣十足的询问了一些有关兽人部落里,那些女性的兽人是如何抚育兽人孩子的,它们的家庭分工是如何的,是不是像人类一样。男人工作,女人持家等等……

    这些看似鸡毛蒜皮的Wèntí,渐渐的打消了这个兽人心中的警惕,它犹豫了一下,开始了回答。

    有了开始,就好办多了。

    陈道临越问越多,最后甚至连一些稍微有些敏感的Wèntí,这个兽人想了想,也回答了。

    比如说兽人帝国的南方,和罗兰帝国。尤其是西北这里接壤的地区,周围还有一些什么大的部落,都是一些什么部族,是牛族,马族,还是虎族,有没有混居,混居的情况多不多,等等等等……

    这些Wèntí。这个兽人开始拒绝回答,陈道临也没有强行要求,而是选择问了一些鸡毛蒜皮的Wèntí,等到对方松懈之后。再回过头又问一遍,多半这个兽人就回答了。

    虽然语气依然很强硬,目光也充满了敌意。

    陈道临却仿佛很满意。

    到了最后,他甚至丝毫不嫌弃对方身上的血腥气。还伸手拍了拍这个兽人,语气很温和:“迪克森,告诉它。我对它的回答很满意,我会遵守诺言,把它送回兽人哪里去。”

    迪克森疑惑的翻译了这句。

    墙壁上的兽人,目光里顿时放出了光来,但是很快,这个兽人就大声对着陈道临咆哮了一句什么。

    “老师……它,它说……就算你放了它,它也不会忘记仇恨,它说它一定会回来报仇的,它会带着部族的战士过来,杀光我们。”

    “很好,我就喜欢这么耿直的性子。”陈道临咧嘴笑了笑。

    墙壁上的兽人大声的呼喊着什么,很快,两旁挂着的另外两个兽人也一起高呼呐喊了起来。

    “它们在喊什么?”

    迪克森捂着鼻子:“喊口号吧……大概意思是兽人万岁什么的。”

    “兽人万岁?”陈道临眨了眨眼睛:“难道不应该是喊‘为了部落’吗?”

    ……

    …………

    离开了牢房的时候,迪克森来到了外面,狠狠的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眼泪汪汪的看着陈道临:“老师……您到底是怎么想的?问了它那些多乱七八糟的Wèntí,这些Wèntí……都算是军事情报吗?”

    “也许算吧。”

    陈道临的眼神这个时候才严肃了一些。

    “也许算?”迪克森瞪大了眼睛。

    陈道临仰头看着天空。

    冬日的天气依然是阴沉的新年之后,就一直没有什么晴天。

    “这真是一个野蛮而讨厌的种族啊。”陈道临由衷的叹息着:“我现在甚至都有些动摇的……杜微微那个女人做的事情,虽然疯狂,但也不是没有道理啊。”

    “什么?”

    “这么一个讨厌而野蛮的种族,一直生活在我们的身边当邻居,的确挺讨厌,也挺危险的。而且……它们看上去应该是无法征服的那种。”

    “无法征服……”

    “嗯,无法征服。既然无法征服……那就消灭掉好了。”

    陈道临一直很认同一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既然要下定决心对付兽人,那就要认真的去了解这个种族才行。

    事实上,罗兰帝国对兽人的了解已经相当不少了,但是却一直……浮于表面。并没有认真而且系统的对这个种族做出一个全方位的立体的研究。

    至少就陈道临看来,目前罗兰帝国方面对兽人的情报,也只停留在“情报”的层面,比如打探兽人族军队的分布啊,它们王城有多少兽人军队,多少地方部族是强大的,弱小的,直接效忠兽人国王的虎族精锐有多少……

    这些只停留在军事情报的层面上。

    可对于兽人这个种族,从社会角度来看的分析,却非常的匮乏。

    陈道临并不是没见过兽人,但只是当初从冰封森林出来的时候很片面的一些认知而已。

    而此刻当他准备对付兽人的时候,身边却并没有类似的专家,只好自己跑来调研了。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很可怜的种族。兽人的寿命并不长,比人类要短很多,普通的兽人。譬如蹄族,占据了兽人王国人口的七成以上,牛马羊等等部族,它们的寿命,大体来说只有五十岁。这已经算是长寿了。平均寿命的话,我估计也就只有四十多吧。兽人的战士十三岁就成年了,可以找异性繁衍后代了。嗯,不过些也不奇怪,灵长类动物原本就是同体重的动物里寿命偏长的,人类的寿命比兽人要长。所以并不奇怪。兽人成熟的早,发育的早,繁衍期到来得也早一些。

    但是它们的文明依然很野蛮,很落后。

    它们依然是部族制,这比我们罗兰帝国的人类文明要落后至少两千年以上。

    它们没有什么高层次的文明和文化,没有文学,没有娱乐,没有什么艺术类的文明发展。无论是建筑,艺术。冶金技术,等等……几乎是全方位的落后于人类文明。

    说句不好听的,说它们是‘蛮夷’都算是抬高它们了。

    兽人之中几乎文盲率是百分之九十九,能写会算的兽人凤毛菱角。它们的交易甚至在绝大多数时候还停留在以物易物的方式。

    嗯。这大概也是罗兰帝国的商Rénmen乐此不疲的喜欢跑去兽人王国做走私生意的原因吧。一群奸商跑去和那些连个位数的加减法都做不Hǎode兽人做生意,还不坑死那些愚蠢的兽人?

    因为文明的落后,还有物质的匮乏,兽人甚至无法做到温饱。连温饱都没有。就自然不要想孕育出什么先进的文化了。它们没有什么真正的文化,娱乐就更不用提了。

    雄性的兽人十三岁就算是成年,就要拿起武器去战斗。去捕猎,生活很艰难,雌性的兽人甚至超过十岁就可以开始生育。而且这还不是个别现象。

    总而言之,我们的这个邻居,是一群生活极度苦逼的落后的野蛮落后种族。”

    陈道临说道这里,看了一眼迪克森,他看出了迪克森脸上的困惑。陈道临笑了笑,继续说了下去:

    “可这并不代表兽人就是可笑的,恰恰相反,这个样子兽人,才是可怕的!并不是先进的文明就一定能战胜落后的文明。很多时候,野蛮落后文明消灭先进的文明都是经常发生的。”

    陈道临想了想,脑子里不由得跳出了好几个名字。

    匈奴,突厥,鲜卑,女真,蒙古……

    “正因为野蛮,它们会有一种极为畸形的纯粹,这种纯粹就直接把生存的压力转化成了战斗力。正因为是从出生就开始,一直要在生存的压力下战斗,所以……战斗几乎成为了兽人的本能。可以说,这是一支真正的战斗种族。

    想想吧,它们十三岁的时候就开始提着刀子和人对砍,并且见过血,见过死亡了……我们罗兰人呢?十三岁的时候在干什么?

    同样的,正因为野蛮,这个民族会更单纯一些,它们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搏杀,生存。而不是其他的方面。

    人类的确比它们聪明,比它们更文明。但是人类会把精力用在其他的地方,建筑,造更Hǎode房子,璀璨的艺术,文化,华丽的衣服……哦,当然了,还有勾心斗角。

    兽人几乎没有太多的内耗,有也都停留子很浅层次的层面,最多是两个部落之间对砍一场,赢的把输的兼并掉。可人类呢……互相牵制,互相掣肘,明明有一百分的力气,最后能使出来的或许只有二十分?

    兽人大多数都是一根筋的脑子,这些家伙不会想太复杂的事情,因为不会想也想不明白,所以……它们全部精力专注于战斗的时候,这个时候,就才是最可怕的!

    野蛮啊!”

    陈道临叹了口气:“有这个一个邻居在身边待了一百多年……的确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罗兰人算是运气好。这一百多年里,帝国没有发生什么内乱,没有自己出什么岔子,这一百多年,算是罗兰帝国国运还在上升的时期。

    可如果……

    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任凭这个看似落后,野蛮的邻居继续留在身边。保持这种相安无事的局面……我们现在还能压得住兽人,把它们打怕过。

    那么将来,万一有一天,我们自己出Wèntí了,帝国的国势落后了,那么……那个时候,我们就会惊恐的发现,这些我们看不起的落后的野蛮的种族,反过来可以灭掉我们……”

    这并不是陈道临随便胡说八道的。

    若不是三国时期汉人互相打了几乎一百年的仗。活生生的把汉人的人口从东汉末年的五千六百万,打到了三国末期的一千六百万……

    五胡能乱华??

    兽人就是一只野兽,放在身边,当你强壮的时候,你能压制它。可难保你将来不会有个生病啊什么的,等你虚弱了,这只野兽就会吃了你!

    那么……

    “最Hǎode法子,就是趁着自己还强壮的时候,把这只野兽打死!”

    陈道临摸着下巴:“我想……杜微微,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所以这个女人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罗兰帝国会一直强盛下去,一个封建文明的王朝,往往在一段时间的强盛期后,必定会迎接来低谷的。

    就算是郁金香家这个帝国栋梁,你也不能保证这个家族每一代都出天才吧?

    万一出了一两代平庸的郁金香公爵,还能指望他们守护帝国么?

    趁着自己还算强大,先把这个强大的邻居干掉,不要遗留祸害给后人嘛。

    而且……其实罗兰帝国的国势,这些年来已经开始有了颓势了。

    “当年杜维没有直接把兽人灭了,或许是因为实力不足,毕竟罗兰帝国也打了那么久的仗,需要休养。而且后来……或许杜维是存了一个想法,国无外患而恒亡。外面留一个不算强大的落后野蛮的敌人,可以保留自己的进取心。可是到了如今,情况已经不同了。罗兰帝国的国运已经到顶了,不会再有往上的空间了,接下来的十年或者是五十年一百年,或许就是罗兰帝国的衰弱期。

    这个时候,趁着大家还有力气,人类的这一代人才还算杰出……把兽人这个邻居干掉,也的确不算是一个坏的主意啊。”

    这一路上,陈道临或许是说给迪克森听的,又或许是自说自话。

    总之他说的很多话,迪克森未必都听明白了,却都暗自牢牢的记在了心中。

    两人回到了统帅府里,才走进大厅,外面就有一个人仿佛屁股着火了一般冲了进来!

    来人是阿德!

    阿德穿着一件皮甲,脸上身上还有风尘仆仆的样子,头发散乱,满头都是汗水,进来气喘吁吁,还没站定就大声叫嚷着。

    “大消息!大消息!!洛顿河谷大捷!!帕宁伏击大败草原骑兵,斩首数万!!”

    `

    【这一章五千五百字。

    最近一直在考虑这本书的后面情节,后续还有几十万字,现在是要提前开始考虑收官布局的Wèntí的。做了几个设想和选择,还有些拿不定主意。

    结局当然不会悲惨。但是也许会有些黑化……嗯,还在犹豫中。】

    `

    `(未完待续……)